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劇本

家長里短話法律

時間:2018-03-26 13:01:16  來源:中國文學網  作者:顧春
人物:
老大:襪廠上百萬老板
老二:彈簧技術鉗工
老三:自由職業有點懶
村書記:辦事勤勉有影響
時間:秋天的傍晚
地點:大唐鎮xxx村
【幕啟:落日的余暉下,只見大唐鎮xxx村,在遠山疊影,新房連群下特別美麗。村書記興匆匆的走下車,一邊打著電話,通知村兩委會晚上開會,一邊滿心歡喜準備把十九大的精神告知大家,來一個美麗新村、美麗家園重塑、再創佳績的新局面。】
嘴里不經哼起了:“一個和尚挑呀么挑水喝,兩個和尚抬呀么抬水喝;三個和尚沒呀沒水喝;哼完以后,不由得笑了出來,暗想:“今天怎么了,唱起了這一支歌。”
   滴鈴滴鈴,手機響了起來。
  “喂,誰呀?有什么事?”書記接起電話就說。
   “哎呀!書記,快來,我家快要出大事了,我家老大和老三要打起來了。”老二劉明急急地報告。
“我馬上到,你穩定局面,千萬讓他們別干傻事。”書記二話不說,手上還拿著資料就沖過來。
只見,在老二劉明家綠色的三樓前天井里,兩兄弟正劍拔弩張,相互對視著。
不一會兒,老大對著老三吹胡子瞪眼,捋著袖子,沖過去,對著老三劈臉就一耳光。并且大聲嚷嚷:“我劈你耳光,讓你神清清,老娘都不要養,真是畜生不如”。
老三沖過來,也拿出拳頭,對著老大打過來,而且大聲怒吼:“你有什么資格打我,整天做襪喊忙忙,你有多孝順,你幫老娘端過飯,端過屎,還打我一耳光,我今天必須以一罰十,絕不饒你。”
老二在一邊勸著:“別打了,別打了,打來打去都是自己人呀,老娘躺著也傷心的呀。”
書記及時高叫:“老三,別打了,再打,我撥110,讓你們都進去,打架是犯法的,法律是不允許的,關上三年五年,看你們還有什么話可說。”
老三急吼吼地說:“坐牢就坐牢,有什么了不起,吃飯不用錢,坐牢住旅館一個樣。”話還沒說完,就像泄氣的皮球癱在一邊。
村書記搖著頭,對著他說:“你想坐牢,不想好好做人,想做鬼。那你打呀,你打死你哥,你可以得到什么?”
老二也無奈地說:“都是急脾氣,三句話還沒有說完就打起來了。好像有七世冤家八世仇。”
書記自言自語道:“養兒防老,如此防老,假如傳出去,真是倒我們村的牌子,你們看,這是十九大的報告,我剛開會回來,還沒有召開領導會議,讓大家精神領會一下,你們就鬧事了。”
老大連忙迎上去,氣呼呼地說:“書記,你來評評理,我家老娘摔倒腳骨斷了,躺在床上起不來,我出醫藥費,有何過錯,還要淘那狗氣。”
書記拍拍老大的肩膀,平心靜氣地說:“老大,你先靜下來說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接著,老二蹲在屋角一聲不吭,老三一副事不關己,高高在掛起的樣子,把臉別在一邊,霎時靜了下來。
老大環顧四周,瞪了他們一眼說:“書記,今天早上,他們兄弟倆聯合起來,打電話給我說不想照顧老娘。您看老娘躺在床上起不來,已經夠可憐的了,還要折磨她,想想都要哭。”
“老二、老三過來,我倒要聽聽你們說說為什么不肯贍養老人?十九大法律明確告訴大家,贍養老人,責不旁貸,法律是不允許這樣推諉責任的,這是每一個公民必須履行的義務。”
老二嘟囔道:“我媳婦天天服侍老娘,端屎端尿,還要幫老娘擦身體,夠累的,連上班都不去,兩個孩子要讀書,經濟有壓力呀,而他們不管不顧的。”
書記轉過頭,問老三:“那你為什么不去照顧老娘?”
老三露著一幅哭喪臉:“你看,我家剛造了新房,經濟困難,拿什么孝敬,斬手指頭呀!”
老大把臉一橫:“新房也讓老娘住住,嘎青年紀,整天麻將窠里坐坐,無所事事,老娘健康時,還要做得你吃,老娘的菜園是你的菜園,老娘一病,屁股撣撣走人,怎么說得出口。”
老三一聲吼:“我搓麻將,關你什么事?又沒有用你的錢,有三個臭錢,到我這兒來顯擺,門都沒有。”
書記把臉一沉:“老三,閉嘴!十九大明確指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不管怎樣,也有贍養老母的義務,更何況你老娘對你照顧有加,沒有經濟實力,出出力氣終可以了吧。”
老大順口說:“我的錢又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是我們起早貪黑辛辛苦苦開廠、做襪賺來的,憲法保護我們公民的合法權益。”
書記回過頭來對老大說:“老大呀,話可不能這么說,單是靠勤勞是不夠的,還要靠黨的政策好,跟上時代的腳步,讓你先發家致富。”
“是的,老娘養大我們也不容易,一輩子辛辛苦苦,也該享享清福了,我們還在她眼皮底下大吵大鬧的。”老大低下頭難為情地說。
老二此時抬起頭,一臉無奈地說:“哥,你說得輕巧,醫藥費是你付出的,好人你做了。但是假如你來付老媽的陪護費、伙食費,塞塞牙縫都不夠,你去請個保姆來試一試。”
書記站起身,對著三兄弟發話:“那你們怎么辦?請保姆,三五三十一平均攤;還是輪流服侍,一個月還是兩個月輪流?”
老大:“我是老大,先聽聽你們兄弟倆說什么,不管任何條件,我都愿意。”
書記說:“老大,爽快!長哥為父,說話有底氣。”
老三連忙接著說:“不行,我們請不起保姆,否則我們家得喝西北風去。”
書記接口道:“老二,你看怎么辦?”
老二緩緩地說:“不管輪流、還是請保姆,我們都愿意,我的那份,必定做好。”
“我靠國家的政策好,有了一點經濟,我得先感謝黨的政策好,老娘一輩子勞碌,輪到我為他孝順了。”老大接口道,“老娘的醫藥費我付出,再出生活費500元,你們看怎么辦?”
“大哥,有你這句話,我心底實得多了,有哪一個兒女爹娘不要的。對不起,我錯怪你了,我和二哥輪流服侍老媽,假如有不當之處,你可以罵我們,我們絕不回口。”老三拍著胸脯保證。
“久病床前無孝子,說實話,服侍老娘也很難的,你們有急事外出,我隨時會來陪陪老娘的。”老大不無感慨地說。
書記大聲說:“這才是兄弟,俗話說,兄弟團結,其利斷金。服侍老娘,職責所在,我們村在爭創美麗家園,單有環境美是不夠的,還要心靈美、家風好,和諧一家才會更美,十九大已經給我們制定了方向,不妨去看看報紙和電視。”
老二難為情地說:“讓書記費心了,讓大家見笑了。時間不早了,我得給老娘擦身去了,再見!”
  三兄弟先后下。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愿
假若父親的另一只耳朵還在
假若父親的另一只耳朵
愛你一千日太短,愛你一萬年不長!
愛你一千日太短,愛你
詩意的春天 | 年不重要,新才重要
詩意的春天 | 年不重要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