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劇本

隱秘的廷臣——莎士比亞時代的全新解讀

時間:2018-04-12 11:45:50  來源:原創  作者:楊光宇
 隱秘的廷臣
The Hidden Courtiers
 
 
一幅世界地圖由左至右徐徐展開,一只剛勁有力且汗毛聳立的大手握著一只放大鏡漸漸對焦歐洲版圖。
(畫外男聲)15世紀至20世紀,歐洲列強紛紛進行海外擴張,世界的格局因此而改變。
聚焦一:由丹麥、挪威、葡萄牙伸出紅色航向箭頭指向大西洋、印度洋和太平洋各自占領的海外領地,其中葡萄牙占據的馬德拉群島、亞速爾群島顯示出迷人的海島風光(可植入旅游風光)。島嶼上飄揚著葡萄牙國旗。
聚焦二:西班牙拉科魯尼亞港。數艘雄偉的古戰艦正列隊駛出港口,白帆凜冽,戰旗飄揚,白云在桅桿與風帆之間翻滾,海鷗穿梭于戰艦之間。甲板上整齊列隊的將士威武莊嚴,迎著海風向大西洋駛去。在這場海外爭奪戰中,西班牙率先取得上風,占領了更多的海外土地,大批從海外掠奪的物質源源不斷地運回西班牙。其海軍實力亦空前雄厚,無論從單艦的噸位以及艦只的數量還是火力配置都遙遙領先于其他歐洲列強。“無敵艦隊”稱霸世界,一度成為全球海上霸主。其它列強的艦隊先后遭遇“無敵艦隊”的圍追堵截,紛紛鎩羽而歸。
聚焦三:此時,新興資本主義正在大英帝國蓬勃興起,其皇家海軍正悄然崛起,他們覬覦海上霸主地位,試圖重振皇家海軍昔日雄風。一些皇室重臣正圍繞在歐洲港口模型周圍,商議著對敵計謀,海軍大臣霍華德手中的木桿重重地在西班牙幾個軍港位置敲打著:“巨人的一只腳已經被這只枷鎖束縛住了”,其他大臣紛紛附和:“是啊,該砸碎枷鎖了”,“萬能的主啊,強盜擋住了我們去覲見的道路,請賜予我們開天辟地的利器吧,阿門!”。
一場腥風血雨的斗爭序幕由此拉開。
 
沿著泰晤士河沿岸秀麗的風光,最終呈現出一座古樸而又莊嚴的學府——劍橋大學(可植入劍橋人文景觀)。校園內隨處可見的景象:師生們三五成群地在熱烈討論著學術問題。實驗室內的墻壁上懸掛著世界著名的科學家的畫像,學生在導師的指導下正聚精會神地進行著科學實驗。掠過各個教室可以發現有的教室內師生間正熱烈地辯論,有的正全神貫注地傾聽老師的精彩講解。
 
最終我們的目光定格在一位容貌英俊,眉宇微鎖呈思考狀的青年才俊的臉上。并透過他俊秀而且泛藍的雙眸進入到他的過去:一只白鴿在英國小城坎特伯雷上空自由地翱翔,幾番盤旋竟然神奇地降落在一位英俊少年頭頂著的一只大皮靴上,皮靴遮住了陽光,在少年俊逸的臉上投下一片陰影。少年躺在自家花園的躺椅上正閉目養神,雙手交叉于胸前并按住一本翻開的書。與白鴿的不期而遇并未使少年絲毫的慌亂,他依然氣定神閑,僅僅微張右眼觀察著白鴿的舉動。
白鴿的降臨使少年突發靈感,他走進自家的制鞋作坊讓工人按照他繪制的草圖制作一只很夸張的皮靴,少年的父親站在旁邊默默地觀察著少年的舉動,似乎有所感悟。少年將這只皮靴掛在鞋店門前的上方并鋪墊了一些雜草。這一舉動引起了所有過路人的側目,有些人駐足圍觀,品頭論足。不久,鳥兒在此落戶,不時地從皮靴里出入。街對面的二層樓上,少年的父親斜倚在座椅上,嘴里含著煙斗,面露愜意的微笑,目光鎖定在這只皮靴上。
 
城坎特伯雷中學的校長辦公室里,克利斯托費·馬洛矗立在校長對面,校長端正地站在辦公桌后面,神情專注且嚴肅,他正宣讀一份外交部的命令:“……特賜予克利斯托費·馬洛劍橋大學國王學院全額獎學金。”校長辦公室側面座椅上兩位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一起注視著年輕人充滿剛毅和自信的面龐。
 
英國中部瓦維克郡,秀麗的埃文河承載著鳥語花香,掠過兩岸的田園和牧場將我們的視線停留在一塊字跡斑駁的木牌上——斯特拉特福(可植入人文風情)。環顧小鎮,街道兩旁的商鋪、作坊、酒館以及宅邸鱗次櫛比,街道上幾輛馬車悠閑地漫步,為數不多的過往行人一路談笑風生。我們的目光隨著一位妙齡女郎緩緩步入一間肉鋪,肉案對面幾位年輕人正忙碌著剔骨切肉,他們身后,一位面容英俊、身材挺拔的年輕人正全神貫注地瞄準前方掛著的幾扇豬肉,不加挑選地從身旁臺子上隨手摸起任何一把長短不一的刀具,然后以及其敏捷嫻熟的動作快速擲出,只見翻飛的刀具各個不偏不倚地扎中豬肉上畫的紅圈之內。透過他身后敞開的一扇門,可以看見后院幾個屠夫正捆綁著一頭豬,準備實施宰殺。女郎正深情地打量著投擲飛刀的年輕人,目光春意盎然且略帶羞澀,年輕人只顧飛刀,卻渾然不覺女郎投來的目光。旁邊的伙計重重地咳了幾聲并悄悄碰了幾下年輕人,他似有所悟地轉過身,兩束熾熱的目光迅速交織在一起,相互間傳遞著綿綿愛意。伙計們對兩人深情地對視所感染,有人擺出紳士鞠躬造型并拿腔作調地揶揄:“屠夫男爵莎士比亞恭候女神艾麗莎駕到”,眾人哄堂大笑,樂不可支。一縷紅暈迅速映在一對年輕戀人的臉上。
 
劍橋大學暑假將至,校長辦公室里,克利斯托費·馬洛從校長手中鄭重接過一個紙袋,校長似乎在囑托什么,馬洛頻頻點頭。
一艘駛往法國海港加萊的客輪甲板上,旭日為馬洛俊逸的面龐涂抹一層泛紅的光彩,海風吹拂著飄逸的頭發并鼓滿略微敞開的白衫,白衫猶如風帆,沐風招展。馬洛目光深邃,凝視著遠方……
馬洛沿著法國西海岸,從加萊南下,途徑勒阿弗、崗城、布萊斯特、南特、拉羅謝爾、波爾多,沿途美麗的異國風光和風土人情深深地吸引著馬洛,他常常流連于各個港口,時而憑窗遠眺,盡覽港口全貌;時而伏案疾書,時而凝神思索。
離開法國,馬洛的身影又與西班牙諸多港口的風光融匯在一起,西班牙的大西洋沿岸及地中海沿岸到處都留下馬洛的足跡。他與當地的年輕人一起載歌載舞(熱情洋溢的西班牙舞曲奏響),一起聆訊圣馬丁皮納里奧大教堂主教的布道(主教大人的聲音:“神圣的主攜手腓力國王庇佑我們,阿門”重復地回響在教堂的上空),一起為斗牛士搖旗吶喊(斗牛士舞曲奏響)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佛渡有緣人
佛渡有緣人
愿
假若父親的另一只耳朵還在
假若父親的另一只耳朵
愛你一千日太短,愛你一萬年不長!
愛你一千日太短,愛你
相關文章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