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劇本

(微影劇本)買雞

時間:2019-02-13 06:16:25  來源:原創  作者:崔志遠

 

 

演員:劉太生,老實本分的農民。

      王廠長,個體企業老板。

      林成富、李玉娟、白玉琢、王廠長的員工。

      周超,王廠長的司機。

   

    農貿市場  日    外

    市場人山人海,逛市場人的嘈雜聲,賣東西人的叫賣聲不絕于耳。劉太生穿著簡陋,地上有三只雞。劉太生和別人說話。   

    林成富悠閑地隨著逛市場的人流東張西望,好像要買點啥?

    林成富來到劉太生的面前,說:“賣雞的,這雞多少錢一斤?”

    劉太生一回頭,說:“是林大哥,你想買雞?”

    林成富:“劉太生老弟,這雞是你拿來的?你啥時學會做買賣了?”

    劉太生:“林大哥,我不是做買賣,這是我自家養的柴雞。”

    林成富:“自家養的柴雞好,沒有污染,是綠色產品,咋不留著自己吃?”

    劉太生怔了一下:“養的多,吃不了那些,所以拿來賣。林大哥,今天沒上班?”

    林成富:“來到元旦了,放三天假,在家也是閑,來市場逛逛。”

    劉太生:“林大哥,你總說雞的事,想買嗎?”

    林成富:“明天是元旦,買兩只雞燉了吃,你賣多少錢一斤?”

    劉太生:“大哥想吃雞,就拿去,啥錢不錢的,我也不是倒賣,這是咱自家養的。”

    林成富:“那不行!農民喂雞不容易,有好大的本錢在里邊,不給利錢,本錢咋也得給。老弟,說說,多少錢一斤?”

    劉太生:“既然哥哥想給錢,那我就說說,家里養的柴雞,現在的行情是十七元一斤,咱哥倆有啥說的,小時都是在一起光著屁股長大的人,你就按十六元一斤給我。三元兩元的,放在誰身上也不算個啥!”

    林成富:“咱哥倆不是外人,我就給你十五元一斤,你要覺得行,我拿兩只,可以嗎?”

    劉太生愣了一下:“老哥哥,你要是自己吃,就拿去,給我倆個錢算是幫我,不給錢也吃得著。”

    林成富:“老弟,你找個秤,咱們過一下。”

    劉太生:“不用,在家走時都過了秤,兩個六斤的,有一個六斤多一點的。你若不信,就去賣菜的攤位過過。”

    林成富:“不能過,過就沒有哥們義氣了。”隨遞給劉太生一百八十元錢,把三只雞挨個的掂了掂,拎起兩只,走了。

    劉太生大聲說:“林大哥,你家在哪?再來城里,好去你家串門。”

不知林成富聽沒聽見劉太生說的話,反正沒回頭。

過了一會,遠處逛市場的人流里有一人引起劉太生的注意。

    劉太生大聲地說:“老白,來這邊說話。”

白玉琢見有人喊自己,抬頭一看,原來是劉太生,兩個人的手握到了一起。

    白玉琢:“老劉,你在這里做啥呢?”

    劉太生:“拿來三只雞在這里賣,剛才你們單位的老林拿兩只去,還有一只。”

    白玉琢:“嗨!老劉,肇事司機找到了媽?”

    劉太生:“沒找到。”

    白玉琢:“從打春節就沒在家,前幾天才回來,要在家的話,早去你那了。現在生活咋樣?”

    劉太生:“我的生活還能咋樣,就種那十來畝地,沒有其它收入。想出去打點零工,老伴自己在家,孩子不行。當時多虧你們大家幫助,讓我永遠都忘不了。”

    白玉琢:“政府管了沒有?”

    劉太生:“管了,但是,靠政府管,靠別人幫助,那都是一朝一夕的事,過日子比線還長,慢慢來吧!”

    白玉琢:“孩子的媽媽回來看孩子了嗎?”

    劉太生:“沒有,聽說和一個煤礦職工成了親。”

    白玉琢:“孩子現在會跑了吧?”

    劉太生:“會跑了,也啥都會說了。嗨!老白,這只雞你拿去吧!我是搭別人的車來的,一會人家車走了。”

    白玉琢:“老哥讓我拿,我就拿去。要不是你說有車,我就叫你去我家吃飯。”

    白玉琢轉過臉去,不知在兜里拿出什么攥在手里,轉過臉來說:“老劉,下次來千萬到我家。”說完,拎起雞,不知把什么東西塞在劉太生兜里。拎著雞轉身離去。劉太生摸兜里,拿出一看,是二百元錢。

    劉太生大聲喊:“白玉琢,你這是鬧得哪一出呀?”

    旁邊的人說:“你們是親戚?”

    劉太生:“先前不認識,去年兒子出車禍,這姓白的幫我一千元,哎!一只雞才值一百元,他給了二百元,哎!這只雞不如不給他了呀?”

 

    林成富家  日   內   

    林成富殺雞。

    李玉娟:“街里殺雞的地方好幾家,在那里殺了算了。”

    林成富:“在那里殺一只雞五元錢,兩只就十元,反正今天放假,殺雞就算掙錢了。”

    李玉娟:“世界上凡是有人住的地方都在內,走到哪里也找不到你這樣摳門的人。你難道不明白市場上有的人不賣給你東西是咋回事?”

    林成富:“這都是小的時候過窮日子窮怕了。”

    李玉娟:“你說你小時候生活困難窮怕了,你就不想想現在面對的是新生活,頭腦哪能總是停留在先前的年代里。”

 

 

    林成富家  黃昏    內    

    李玉娟:“老林,你還有完沒完,我可做熟飯了。”

    林成富:“這就完事了,天太短,倆雞忙了一下午。”

    林成富安排完垃圾和臟水,提著收拾好的白條雞放在廚房。

    李玉娟看了看雞說:“這雞真肥。”

    兩個人開始吃飯。林成富拿來一瓶酒,把酒瓶蓋打開,倒一杯,端起來喝了一口,說:“這雞不但肥,又是柴雞。”

    李玉娟:“老林,你的雞在哪里買的?”

    林成富:“在農貿市場,這雞是農家養的柴雞,又肥價錢又便宜。”

    李玉娟:“老林,咋?價錢咋個便宜?你買的雞花多少錢?又把誰蒙了?”

    林成富:“看你說的,不是蒙,賣雞的是熟人,人家原本就沒要那多錢。”

    李玉娟:“賣雞的人是誰?”

    林成富:“是咱們老家河西的劉太生。他見我要買,一開始就一斤少要一元,現在柴雞市場價是十七元,他說要我給他十六元。我說,給你十五元我拿兩只,他沒說啥就給我了。”

    李玉娟聽了這話,搶過酒杯,摔得粉碎。說:“你這么辦還津津樂道?那老劉和你一起長大,你蒙他缺德不缺德?勤儉持家沒錯,會過日子也沒錯,但有一點,不能以犧牲別人的利益為代價。”

    林成富生氣地說:“買賣這個事,不光是誰,都得分厘相爭,我又不是白要他的。”

    李玉娟:“那劉太生家生活十分困難,你一斤少給兩元,總計少給人家二十多元。”

    林成富:“人世間窮人多了,沒見誰把鈔票無緣無故地給窮人。”

    李玉娟:“和你這樣的人說話,就是對牛彈琴,劉家的困難和別人不一樣,去年秋,你沒在家的那些天,老劉的兒子,開三輪車拉莊稼,被一個車撞了,撞車的司機逃逸了,老劉的兒子在醫院花了不少錢,后來死了,當時有不少人都捐了款,后來兒媳婦也走了,現在就是老兩口拉扯著不滿兩生日的孫子過日子,你說困難不困難?”

    林成富小聲地說:“自己過自己的日子,誰管得了那多?”

    李玉娟憤憤地說:“林成富,你就是個混蛋!”

    林成富:“你愿生氣就生氣,我出去清靜一會。”

    李玉娟見林成富出去了,回手插上門,把燈也關了,去睡了。

 

    廠區門外  夜  外

    林成富一邊敲廠區大門,一邊喊:“老王哥,把門開開,我是林成富,進屋有點事。”

    門衛屋里出來一人,把大門開開。

    林成富:“廠長,你咋在這里?”

    王廠長:“我咋就不能在這里?黃昏時,老王哥給我打電話,說姑娘姑爺領著孩子來了,讓我找人替他。黑天了,去哪里找人,沒辦法,我來吧!”

    兩人一邊說著話,進了門衛屋。

 

    門衛屋里    夜  內

    王廠長:“明天元旦了,老王哥回家和孩子們團聚去了,我一人在這里怪沒意思的,多虧你來,和我說說話。”

    林成富:“要知道首長自己在這里,不如早來一會了。”

    王廠長:“老林,你的孩子們沒回來?”

    林成富:“我的孩子離家遠,假期又短,昨天來電話說,春節再回來了。”

    王廠長:“聽老白說,你上午買兩只柴雞,要不要明天中午請我去吃?”

    林成富:“別說那雞,就因為買兩只雞,今晚鬧了一肚子氣。”

    王廠長:“明天元旦了,買兩只雞改善一下生活,咋還有氣生?都老夫老妻的了,互相讓著點。”

    林成富:“我那口子,最大的缺點是見不得我賺便宜,我在外邊不論大小,只要賺了便宜,她就和我生氣。”

    王廠長摸了摸林成富的頭,說:“老林,你的頭也沒發燒?說的話我咋越聽越糊涂,你仔細說說咋回事,我還頭一次聽說,有賺了便宜就生氣的人。”

    林成富:“我今天上午買了兩只雞,每斤十五元,按現在的市場價,每市斤省下兩元錢。沒成想李玉娟聽我說后,把酒杯都摔碎了,你說來氣不來氣?”

    王廠長:“老林,你那雞在誰手里買的?”

    林成富:“在老家河西的劉太生手里買的。”

    王廠長:“怪不得李玉娟生氣,你賺便宜出了圈,不能在熟人手里賺便宜。”

    林成富:“熟人咋了?我又不是白要他的?買賣爭分毫嗎!”

    王廠長:“老林,你說買賣爭分毫,我問你,那劉太生和你爭了嗎?”

    林成富看了一眼王廠長,似有所悟地說:“沒有,我說十五元,他就啥也沒說地給我了。”

    王廠長:“今天的事,你有錯呀!爭分毫是對,但要選好對象,怎么說呢,你選的這個對象不妥呀!劉太生家里特別困難,他的兒子被撞死了,肇事車司機逃逸了,現在老兩口拉扯著兩生日的孫子過日子。可能是缺錢,要不,也不會三十多里路來這里賣,五十多歲了,要不缺錢,自己吃不是更好?再說,你們夫妻二人,每個月都是幾千元的工資收入,兒女比你們掙得還多,你為了省幾元錢,賣了你的精神素養,賣了你的理智,不值呀!今天你要不說這事,我倒忘了,明天就是元旦了,不知劉太生生活咋樣?工人的福利津貼還有點余額,明天上午,讓司機抽時間開車,咱們去老劉家看看,你也把少給的錢給人家。人家老劉不是不和你爭,是看你是熟人, 大度呀!如果是小商小販,你和他爭,是買賣爭分毫,他一個缺錢的農民,你和他爭啥,借著買雞的機會,多給他點錢才對呀。其實,你買雞的事,老白下午時來這里就和我說了。三只雞你拿走了兩只,剩下的一只他拿去了。

    林成富:“老白的那只雞按多少錢算的?”王廠長說“人家老白給了劉太生二百元。”

    林成富不言語了

    林成富一夜翻來覆去地沒睡。也不知亮天沒亮天,林成富開燈,坐起來。

    王廠長:“這天還不亮,你想干啥?”

    林成富:“回家,昨晚賭氣到這里來的,連飯都沒吃,現在怪餓的。”

    王廠長笑著: “哎!沒吃飯咋不吱聲,說一聲我也能給你弄點吃的。回家別生氣了,老夫老妻的生啥氣?不怕外人笑你。”

    林成富:“我想通了,回去給李玉娟賠禮,吃完飯在家等你們,啥時去老劉家,到我門口喊我,我去把那二十幾元錢還了。你睡一會吧!我走了。”
 

 

    林成富家門口   夜   外

    林成富敲門。

    畫外音,李玉娟沒好氣地說:“有能耐就別回來,在外邊住一輩子。”

    林成富:“玉娟,我知道是我錯了。”

    李玉娟把門打開。林成富進屋。

    林成富陪著笑臉說:“你別生氣了,我想通了,昨天的事怨我。聽廠長說,老劉家確實很困難,他今天要開車去,我就坐他車去,把少給的二十幾元錢給他。”

    李玉娟有了笑模樣,說:“廠長的車啥時走?”

    林成富:“廠長說有很多事要辦,辦完了就走,反正是今天上午。現在天還不亮,你再睡一會,我去做飯,吃了飯等廠長的車。”

    李玉娟:“你這人就是賤坯子,不給你好臉,你就啥都懂了。”說完開始穿衣。

    兩個人做飯。


  

     林成富家門口   日  外

    一輛轎車從遠處開來,停在林成富家門口。王廠長從車上下來,沖屋里喊:“老林,走了。”

    林成富從屋里走出來。說:“這都十一點了,要知現在才走,還不如把雞燉了,正好回來吃。”

    李玉娟從屋里走出,來到車前。

    王廠長:“李玉娟,你也去?”

    李玉娟:“老劉那人挺好的,很長時間沒見面了,反正你車去,順捎坐車去和老劉說會話。”

    王廠長:“你兜子里是啥?”

    李玉娟:“給孩子拿點水果,別人是次要的,我就想那孩子,那小的孩子,沒爹沒媽的,真讓人心痛。”

    王廠長:“快上車,這都中午了。”

    幾個人上了車,司機扭轉方向盤,向郊區駛去。

    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轎車速度不快地行駛。

 

 

     劉太生家門外  日   外

    車在劉太生門口停下。

    王廠長、林成富。李玉娟、司機、先后下車,一行人向劉太生院里走去。

 

     劉太生家屋里   日   內

    劉太生家幾口人正吃飯,聽院外有車來,劉太生老伴站起身來,想把吃到半道的飯拿下去,這時,王廠長幾人進了屋。

    王廠長看了看桌子上的飯菜,說:“老劉,今天是元旦,昨天把自家的雞賣了,你自己吃咸菜?”劉太生老伴搶著說:“我們這幾口人都不喜歡吃雞肉,所以才把雞賣了 。”

    李玉娟把裝有水果的兜子遞給劉太生,抱起孩子說:“小立山,告訴奶奶,你愿不愿吃雞肉?”小立山用稚嫩的語氣說:“我奶奶說的不對,爺爺、奶奶、和我、都愿吃雞肉,前幾天,爺爺說把雞賣了,給我買棉襖。”

    小立山的一句話,羞得林成富臉紅起來。把手伸進兜里。

    王廠長從夸兜里拿出一千元錢,遞給劉太生說:“老劉,這點錢,我代表我企業的員工,給你貼補家用,等春節時我再來。”

    李玉娟拿出五百元也遞了過來,說:“老劉,我這錢不多,你收下,給孩子買點補品,孩子營養上不去,長不成健康的身體。”劉太生接過兩人的錢,淚如雨下。

    林成富本想把二十幾元錢遞給劉太生,一看廠長和妻子的錢數,攥錢的手出了汗,也沒往外拿。

    司機拿出二百元說:“王廠長,你在家里也沒說到老劉這里來,使得我沒有準備,老劉,別嫌少,給孩子買一件衣服穿。”

    劉太生擦了一下眼淚,說:“我老了,沒能耐了,兒子又死了,你們的好心好意我記在心了,連同去年援助我們的人,等孫子長大,一并報答。”

    王廠長抱過孩子,親了一口。說:“老劉,堅定信心,這孩子幾年就是小伙子。立山的媽媽來過嗎?”

    劉太生:“從走以后一次也沒來。”

    王廠長:“老劉,我們走了。”

    劉太生:“老王,說句實在的話,我就不留你們在這里吃飯了。”

幾人走出劉太生的院子,上了車。雙方揮手告別。

    王廠長:“小周,咱們不回家,去老林家吃燉雞。”

    周超點點頭。

    轎車又行駛在山路上。

    鏡頭淡出

 

    劇終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