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心情日記

外婆,外婆

時間:2019-03-29 11:02:06  來源:原創  作者:兩點水
    外婆走了,九十五歲。    
    不知為什么,天下外婆都長得像,淺淺的眉毛,淡淡的眼光,細細的聲音,一身粗茶淡飯的味道。在人人想做綾羅綢緞的今天,外婆更像是一塊經久耐用、但總是洗得干干凈凈的抹布。 直到臨終數天,外婆的頭腦始終清晰,她能認出每個人,保持個人衛生,怕傳染不許別人靠近,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人太精明,易透支,傷元氣;太笨拙,易萎蔫,無情趣。而幾近百年,不亢不卑,不咸不淡,不偏不倚,需要多大的智慧和定力。
    外婆從一個顯赫家庭淪落,歷經戰亂、文革、亡夫、喪女,一生坎坷,晚年生活在山上的簡陋小屋,自己做飯種菜,和七十幾歲的女兒為伴,卻比很多人夢寐以求的還長壽,讓認真煉丹的皇帝羞愧,讓補鍋都補不了的補品羞愧,讓走海路的偽科學羞愧。
    寒風一般的冷,星星若隱若現,月亮今天不來,白菜兀自綠著,黃色的燈站在路旁發愣。這個小村子,睡的睡了,沒睡的也迷糊,料理外婆后事的,腳步并不匆忙,甚至在途中扯得天遠地遠,似乎沒有什么事,能讓這個村子驚出個屁來。
    外婆靜靜地躺著,親人們圍坐聊天,隔壁大叔鋸著樹枝,鄰里大嬸來串門,該干什么干什么,時光緩慢而順暢。沒有洶涌的哀號,沒有兇悍的鞭炮,沒有嘈雜的鑼鼓,沒有鬼五十七的法師,沒有大駕光臨,沒有五味雜陳,一切與平日無異,一切都是淡淡的,一切都是隨意的,無須推敲,經不得提煉。
    二女兒說,媽,您老人家就放心走吧,我的病好多了。     孫女說,這是白喜事,我的同事們都這么說。
    張媽說,外婆的圍巾給我吧,作什么紀念,我要圍在脖子上的。
    劉嬸撿起掉在地上的一根煙說,我不抽煙的,可別浪費,當一根香點著吧,然后坐在沙發上,幅度很大地抽,泛著紅光爽朗地笑。
    隔壁八十歲的李姥姥說,每天早上外婆在外面等著我開門,每天早上我一開門就喊兩聲:外婆,外婆!她的表情倒像在回憶很多年前的一場戀愛。
    此時,我覺得屋里屋外、山上山下、村里村外全是外婆,外婆的呢喃,外婆的風,外婆的泥巴,還有《外婆的澎湖灣》,輕輕地在喉間癢著。
    此時,我看見世界上只有兩條路:一條路上走著權力、經濟和炫耀,很窄,很擠,很黃很暴力;外婆在另一條路上走著,慈悲,舊式,干凈,還有無緣無故的愛。
    此時,外婆不再是鏡框里的定格,外婆不再是字典里的一個生僻詞,天下外婆云集,眾子的外婆在池塘邊搓洗手絹,順子的外婆在小心收拾假牙,浩子的外婆在擇蘿卜菜,慧子的外婆在她夢里托福。     此時,我看見了外婆是怎么做出來的,外婆是熬出來的,從少女的青澀,到中年的堅韌,到老年的淡定,到最后和風細雨,味道純正,滋潤人心,和諧自然,自成風景。
    此時,我拾起一疊錢紙,一張一張地往火盆里放,它們在火里詩意地釋放,每一張的表達竟不同。我居然感覺像在和一個老朋友對斟,一種最原始的溫暖,從手指流向心間。
      外婆,外婆走了,一扇門輕輕關上。
    告別原來可以這么美。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糾結的二胎
糾結的二胎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