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散文

念人:沸騰的小溪(散文)

時間:2019-06-07 18:51:22  來源:原創  作者:念人

  農歷五月初五到了,我又要嘗到故鄉的粽子了,又要到故鄉的小溪邊劃龍船,說起來,心里感到多么高興啊!清早,孩子們手里拿著雞蛋,脖子上掛著粽子,蹦蹦跳跳地去溪邊洗“龍水”,姑娘們穿著節日盛裝,小伙子拿著木槳,高高興興地來到小溪邊劃龍船。是的,鄉親們年年都要裹粽子,年年都要舉辦龍舟賽,來歡慶端午節。故鄉還有這樣的習慣,凡是外鄉姑娘要與村里的小伙子談戀愛,都要進行考察,考考姑娘的裹粽子與服裝加工手藝。及格了,結婚時,鄉親們拿著針、線、剪刀或者粽子等禮物到洞房祝賀。不及格,姑娘就別想登咱村的龍門。凡是登上了咱村龍門的姑娘,每年五月初五,都要送粽子回娘家去,將外公外婆接來觀看龍舟比賽。

  可是,自從走上市場經濟的道路后,鄉親們的生活變得時好時壞。那幾年,是貪官腐敗分子最猖狂的歲月,村里的服裝加工,出口受阻,內銷不出,迫使村企服裝加工業停產,鄉親們下崗。村土地被征用建高爾夫球場,鄉親們又失去這一重要的經濟收入來源,生活陷入艱難竭蹶。粽子,不裹了;龍舟賽,不辦了。故鄉的小溪,一下子變得是那樣的沉默與凄涼。端午節那天,媽媽叫來大嫂,含著淚水地說:“阿芳,女兒哪個不愛自己的公公、婆婆,今年端午節年景不好,沒有粽子送給娘家了,媽心里很難過。今天,媽打算將家里僅存的那些番薯拿到市場上出賣,換斤肉過節,你就回娘家將外公外婆……”說到這里,媽說不下去了,淚水奪眶而出。大嫂見母親哭了,急忙走上去,扶著母親安慰地說:“媽媽,別哭,別難過,能夠接外公外婆來就好了,他們是不會怪的。”說完,她一轉身,委屈的淚水,也一滴緊接一滴地往下掉。她強裝著笑容,踏上回娘家的路程。可是,她并不是回娘家,而是悄悄地來到小溪邊,默默地站在石頭上。此時,一陣陣東南風,不斷地吹佛著她那松散的頭發,此刻,她面對著小溪對岸,眼淚又流了出來。不知道站了多久,淚水滴濕了她的衣襟。她痛苦的想著,一個貧窮得連粽子都裹不起的家,讓我哪有臉回娘家接外公外婆呢!失望、痛苦交織在一起,像千百支針刺在心頭,她難受極了。“啊!”她長嘆了一聲,于是,她閉上眼睛,投入到小溪中去了……

  現在的情景卻大不同了。近年,習總書記提出“老虎蒼蠅一起打”“振興鄉村”宏偉藍圖后,鄉親們無比振奮,村里恢復了村辦企業,鄉親們的經濟收入又有了好轉,鄉親們日子天天好起來。還不到五月初五,這天,天剛亮,媽媽已從大鍋里,挑選了滿滿的兩袋粽子,然后,叫來二嫂說:“阿香,女兒哪個不愛自己的公婆父母。今年年景好了,今天回娘家,你就多挑幾個粽子給外公外婆……”說著,熱淚滿眶。這時,二嫂面對著母親的臉,深情地“嗯”了一聲,然后,接過母親的粽子,喜氣洋洋地踏上回娘家的路途。剛走到小河邊,母親又追趕上來囑咐說:“快點接外公外婆來觀看龍舟賽啊!”“媽媽,您放心!”二嫂一邊回答一邊上了船。

  南風輕輕地吹拂著兩岸觀看劃龍舟的鄉親。臨近正午,小溪邊,響起了熱鬧的鑼鼓聲、叫喊聲。龍舟賽開始了!岸上,二嫂、外公、外婆面對著沸騰的小溪,笑得合不上嘴;小溪里,龍船滿載著人們的歡笑聲,奮力地向前奔去……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