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假若父親的另一只耳朵還在

時間:2018-04-09 17:54:51  來源:《花城》  作者:嚴敬

1

據說我父親長著一對招風耳。這話從他剩下的一只耳朵得到證實。別人的耳朵都是成雙成對的,而我父親只有一只耳朵。那是一只孤單的耳朵。

父親幸存的是左耳,這耳朵格外大,看上去有一定的分量。這樣,可憐的父親不但失去了平衡感,而且方向感也模糊起來,他的頭經常往左邊歪,身子也朝左傾斜,走路總是身不由己越過路心走到左側去,許多次掉進路邊的溝渠。尤其是摸黑趕路,父親會走出一個大圓圈,折騰幾個時辰,又回到原來的地方。后來,父親變聰明了,到什么地方去,他不選直線,先往右走,漸漸回到正確的方向。

到了冬天,父親的左耳被凍傷,黑紅,結痂,像一片正在腐爛的樹葉。夏天,父親的耳朵也不顯得輕松,被烈日一曬,有點打卷,耷拉著,死氣沉沉。這些,似乎都讓他的耳朵增添了許多分量。我第一次回到父親的家,看到只有一只耳朵的父親,非常吃驚,為什么父親只有一只耳朵?就我所知,世上的人和動物,都有兩只耳朵,就連我身邊的一些器物,茶壺、湯罐、糞桶之類的東西,也都有兩只耳朵,而父親只有一只耳朵。看到父親這只耳朵獨自遭風吹日曬,我常常天真地想,假若父親的另一只耳朵還在,它就可以為這只耳朵分擔一些冷暖。

父親的單位是總場劇團,這劇團以前叫宣傳隊,父親是樂手兼演員,他似乎是全才,會打鼓、吹笛子、拉二胡,還會說相聲打快板,更是演活了王連舉、刁德一這一路角色。許多人在回憶父親給他們帶來的樂趣時,總不忘加上一句:“你爹原來有一對大耳朵。”

我母親是宣傳隊的演員,她在宣傳隊里認識父親的,他們談戀愛,結婚。宣傳隊改名叫劇團,他們演出的節目一夜之間由原來的樣板戲改為黃梅戲,最有名的劇目是《梁山伯與祝英臺》和《女駙馬》。母親演祝英臺和馮素珍,一個風雪之夜,母親扮演的祝英臺在戲臺上唱道:

記得草橋兩結拜,

同窗共讀有三長載,

情投意合相敬愛,

我此心早許你梁山伯。

同樣是一個冬夜,母親扮演的馮素珍唱道:

為救李郎離家園,

誰料皇榜中狀元。

中狀元著紅袍,

帽插宮花好啊好新鮮。

母親是那樣的俊俏風流,如同電影和畫中人。我的養父養母帶著只有幾歲的我,急走二十里泥路來看黃梅戲,他們為我母親陶醉,但他們不會告訴我,臺上那個扮相俊美輕挽長袖的人,是我的母親。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愿
假若父親的另一只耳朵還在
假若父親的另一只耳朵
愛你一千日太短,愛你一萬年不長!
愛你一千日太短,愛你
詩意的春天 | 年不重要,新才重要
詩意的春天 | 年不重要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