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傷心的店鋪

時間:2018-08-11 18:25:59  來源:原創  作者:宋昱慧
傷心的店鋪
文/宋昱慧
   黑夜,很黑的夜,很黑的夜色讓街燈微茫的光變得有些慘淡,如同怯懦的燭火躲躲閃閃地透過蒼白的濃霧,虛弱而無力。街上幾乎看不到行人的影子,偶爾飛馳而過的汽車如同游走在空虛中的精靈,悠然而來,悠然而逝。街道兩邊被緊緊關閉的卷閘門死死地封閉的林立的商鋪在黑的夜色里被慘淡的街燈照出難以掩飾的疲憊和清冷,仿佛是傷心的女人凄婉地對著黑色的暗夜嘆息歲月的滄桑,讓人忍不住生出碎心的憐惜。間或也有幾個LED燈鬼閃眼一樣滾動著被黑的夜色朦朧了的白色或者紅色的出兌信息,連同卷閘門和墻壁上縱橫的招租廣告讓人有種說不出的頹廢和心酸。只有那些被歲月風蝕的有些污漬斑駁但依舊是高大氣派的牌匾還似乎在夸張地炫耀這里曾經的繁華和熱鬧,然而這樣因為牌匾而勾起的對曾經的繁華和熱鬧的追憶很快就被空氣里彌散的潮濕的熱浪和說不出的壓抑與衰敗的氣氛摧毀,變成對人世滄桑的慨嘆和世事無常的震驚。
     鑫鑫服裝旗艦大賣場是這個城市里曾經最繁華的商業街上最大的商鋪,巨大的紅色牌匾上鎏金的大字在街燈慘淡的燈影里顯得異常地突兀,仿佛是對著茫茫的黑色的暗夜追憶著鼎盛時期曾經的輝煌和風光一樣,更像是破敗的廟宇里金粉脫落的雕像,還有些固執地讓人依稀辨出往日的威嚴。巨大的旋轉玻璃門里同樣是可以稱為巨大的藍色瓷瓶里粉紅色的絹花完全可以讓人想起這里昔日曾有的盛況,旋轉門的兩側是兩尊一米五高,用花崗巖雕成的栩栩如生、活靈活現的貔貅,非常驕傲地昂然挺立,似乎是在不停地對著黑色的暗夜講述曾經的榮耀。賣場里凌亂的柜臺和模特在街燈的反光中顯得有些慘白,像是黑色的暗夜里散落的幽靈,喃喃地對著黑色的暗夜訴說著被命運遺棄的心酸和無助。四周的墻壁僵硬地隱沒在黑色的暗夜里時不時地對著黑色的暗夜發出傷心的嘆息,那聲音若隱若現、飄飄渺渺、細若游絲,在無邊無際的黑色的暗夜里游蕩,猶如歷盡歲月艱辛之后風燭殘年而又晚景凄涼的老婦人傷心過往時發出的斷斷續續的無助而心酸的啜泣和幽幽的嘆息。誰說店鋪是沒有感情的?!只是她把傷心留在黑色暗夜里的無人寂寞和冰冷里,不能被人知道罷了。
     但是,錢鑫能夠感覺到這樣的傷心,因為這樣的傷心不停地刺痛他心底里同樣翻涌的傷心。對!是傷心!是那種因為所有的心血被付諸東流而自己卻無力反抗、不能擺脫、束手無策,只能坐以待斃地無能、無力時才會有的絕望的傷心!錢鑫背對著賣場的墻壁,整個身子都蜷縮進真皮圈椅里,把自己完全隱沒在茫茫無際的黑色的暗夜里,悄無聲息地對著那些散落在黑色的暗夜里的幽靈一樣的貨架、模特以及躲在黑色的暗夜里傷心的墻壁,像一個在廢墟上憑吊古代斗獸場的游客一樣憑吊自己曾經的奮斗歷程,在心底里對著黑色的暗夜傾述著自己三十年來對這條街道和賣場深深的眷戀和癡情,還有現在對未來無助與迷茫的嘆息。明天這里的一切就徹底地結束了,隨之結束的還有他三十年的心血,他曾經的夢想、拼搏、榮譽、輝煌以及艱辛、焦慮、悲傷、無助與心痛、心碎。這里把他從卑微的人生低谷一步步地推向人生的巔峰,又惡毒地掠奪了他苦心經營的所有收獲,讓他像個窮光蛋一樣被重新摔進人生卑微的低谷。人生如夢,這漫長的三十年真的像夢一樣,夢里的財富、夢里的榮耀、夢里的希望、夢里的溫馨、夢里的幸福、夢里的激情,還有夢里有過的無助和掙扎,都隨著夢的清醒而煙消云散。如今,夢醒了,他置身在空曠的賣場里,獨自一人憑吊夢里的繁華和夢外的凄涼。是夢總要醒的,就算是再冷、再痛、再傷心、再無助、再凄涼都是要醒的,這個世界上是沒有人在意你夢醒的時候有多么的悲傷,尤其是對于那些可以有能力任意地操控你夢境的人。然而,這個世界上有幾個人的夢境是不能夠被操控的呢?!錢鑫絕望地想,茫然地審視著黑色的暗夜里和他一樣傷心的墻壁、凌亂的貨架、模特、街燈余光里巨大的旋轉門和巨大的瓷瓶以及瓷瓶里粉色的絹花,還有門前那兩尊驕傲的石頭貔貅,在一瞬間似乎都彌散著綿綿密密的傷心,織成一張無形的傷心的網緊緊地裹在錢鑫已經無比傷心的心上,剪不斷、撞不開、撕不破、沖不出,就這樣死死地包裹著,讓錢鑫感到窒息,近乎絕望地無助、無力的窒息。
1988年J市服裝廠倒閉,28歲的銷售員錢鑫扛著兩包抵工資款的服裝下崗啦,一起下崗的還有她做縫紉工并且已經懷孕的妻子初心嵐。錢鑫和妻子都是通過接班順理成章地進入服裝廠的工人,他們上工廠幼兒園,讀工廠子弟小學,高中畢業就進入工廠上班,一家人幾十年都依靠著工廠生活,從未想過天會有不測風云這樣的事情,那些本來曾經以為會是祖祖輩輩依靠的固若金湯的避風港在風暴來臨的時候居然像紙砌的一樣不堪一擊,瞬間就被碎作齏粉,連本能的掙扎和喘息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這樣的巨浪吞噬得無影無蹤。大廈坍塌時的破壞力和震撼力都是無與倫比的,錢鑫瞪著茫然驚恐的眼睛環視三十平的公產房和挺著大肚子愁眉苦臉地躺在床上養胎的妻子,瞬間被殘酷的現實毫不客氣地摔進無底的深淵,在下墜的過程中又被凸出的尖利的巖石撕裂了肌膚,錐心的痛讓他連暈眩的渴望都變得異常地奢侈。錢鑫異常地清醒,清醒地忍受現實無情的冷酷,清醒地忍受被撕裂的劇痛,清醒地忍受被陷入貧窮的恐慌。
妻子就要臨盆了,而家里除了抵工資的兩大包服裝外再也找不出可以直接換鈔票的東西。男人的尊嚴是可以保護自己的女人和孩子,現在的錢鑫可以說是毫無尊嚴可言,如果再找不到可以賺錢的途徑,他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就要跟他一起挨餓。挨餓的滋味他還沒有經歷過,但是他的父輩都經歷過解放前挨餓的恐怖歲月,樹葉、草根、觀音土、橡子面都被當做食物瘋搶,甚至古文里還有“易子而食”的事件,人被逼到什么樣的絕境才能夠做出這樣“易子而食”的事情呢?!錢鑫不敢順著這樣的思路想下去,他沒有時間順著這樣的思路想下去,他現在必須要想的事情是找到可以賺錢的生計。他的目光漫無目的地在被妻子收拾得干凈整潔的房間里來回逡巡,不經意間落在那兩包服裝上,這絕對是目前他的家里唯一找到的可以變賣的東西。賣服裝!他的頭腦里電光火石般靈光一現,在瞬間決定了他以后三十年的人生歷程和輝煌歲月,也注定了他在三十年后的今晚一個人躲在這樣黑色的暗夜里面對這廢墟似的傷心的店鋪孤獨地憑吊自己的過往人生。
錢鑫一米八零的個子,身材壯碩,又是做銷售員出身,頗有些伶牙俐齒,出地攤是絕對有優勢的。他結婚時候妻子家里陪送的自行車已經被他賤賣換妻子的營養品啦,不過,錢鑫有的是力氣,他每天扛著裝服裝的包袱,用結婚時買的床單做墊子鋪在僵冷的水泥地上,白天在這條商業街上出地攤,晚上到住戶集中的區域趕夜市。困境往往是上天用來磨礪和考驗一個人的決心和意志的手段,在這樣的磨礪和考驗中天氣也往往充當著不可忽視的角色。這年冬天出奇地冷,大雪一場接著一場,仿佛是有意地跟錢鑫作對一樣,刺骨的風卷著干冷的空氣鋪天蓋地地洶涌著,如同翻滾的潮水一樣輕蔑地把錢鑫卷進旋渦,任憑他無助地在這樣的寒冷中瑟瑟發抖地掙扎,讓他的手、腳和臉都被凍瘡凌虐,間或還要跟城管打游擊,跟同行搶生意,跟地痞拼勇狠,跟顧客斗心機。錢鑫就像似被惡意地丟進危機重重的叢林里的小白兔,所有的軟弱都可以成為死亡的由頭,為了生存不得不把自己變成勇狠狡黠的豹子。
令人欣喜的是,錢鑫在這樣惡略的環境里,真的是把自己磨礪成了一匹可以在商場上縱橫馳騁的豹子。他靠著這樣在風雪中的地攤居然沒有讓他的妻子挨餓。但是不幸的是他的兒子因為營養不良和初心嵐孕期抑郁的緣故臨近出生卻死在了媽媽的肚子里。這件事對初心嵐的打擊非常大,以至于精神一度失常,很久都不能懷孕。對錢鑫的打擊更大,這是一個男人無法忍受和面對的恥辱,為了洗刷這樣的恥辱,錢鑫開始更加瘋狂和拼命地為了賺錢甚而至于可以允許自己不擇手段。
第二年初夏來臨的時候,錢鑫的地攤漸漸地有了起色,他跟親朋好友借錢,到廣州、沈陽、哈爾濱、義烏等地上貨,在這條街上的商貿城租了攤位,他的妻子因為很掙錢的緣故,積極地投入到他們的事業中來。那時候十年的改革讓中國的經濟處在急速的上升和復蘇階段,老百姓的手里漸漸地有了余錢,有了余錢的老百姓總是不惜為了提高自己的生活質量花錢。錢,這樣的東西只有在流通中才會顯出固有的魅力,錢的流通速度越快,商品經濟越繁榮,這使中國的商品經濟快速走上繁榮的階段。這條街上的商貿城成為全市人流最為集中的地方,早晨這里是早市,人頭攢動、摩肩接踵,白日里這里是最大的商品集散地,更是人流如潮。那時候幾乎全國各地都有這樣的盛況,商品經濟著實刺激了商品的流通和社會財富的積累。頭腦靈活的錢鑫夫婦借著這樣的東風,順勢而為,賣貨賣到手軟,數錢數到手疼,迅速晉身中產階級的行列,成為富裕階層中的佼佼者。
1994年,錢鑫的兒子錢多多降生的時候,錢鑫已經是商貿街最知名的老板之一。這個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孩子,給了夫妻二人更大的歡欣鼓舞,他們有資本給予這個孩子最好的生活,當然是會像所有的中國父母一樣不遺余力地滿足孩子的所有要求。初心嵐因為第一個孩子胎死腹中的緣故,對于錢多多更是視如珍寶。錢鑫的干勁更猛了,他是個有頭腦的人,更是個有野心的人,他不停地擴大經營規模和范圍,開了鑫鑫服裝旗艦大賣場,又在全市主要地段開了十家品牌專賣店。他不斷地攻城略地,一路凱歌高奏,幾乎囊括了國內頂級的服裝品牌的代理權,雇傭二百多員工,十五年間,成為這個城市服裝零售業的霸主和頂級富豪,是市里知名企業家、模范商家、優秀業戶、青年楷模、杰出的創業明星、五一勞動模范,出任商會會長、企業家協會會長、省市人大代表,榮譽和光環紛至沓來,把錢鑫推上了閃耀的人生巔峰。
在這樣的迅速擴張中,他投入了巨額資金,甚至包括很多灰色資金。中國的商人不可能是沒有灰色投入的,這幾乎是各行各業公開的秘密,在世面上凡是混得能夠風生水起的人是不可能脫離這樣的中國式秘密武器的。改革初期最先富裕起來的那一批人哪個是敢理直氣壯地說自己不帶有原罪的?!只是罪不責眾而已!錢鑫處在這樣的潮流里,不可能做到獨善其身,手段是不能不用的。很多時候,野心是和膽量成正比的,更是和手段、謀略、社會關系成正比的,也是和銀行的負債成正比的,當然也和伴隨的風險和危機成正比的。錢鑫有幸成為時代的幸運兒,但是無論如何都是逃不掉時代洪流的左右。
在錢鑫事業的巔峰和鼎盛時期,他的妻子初心嵐除了每天定時到各店收錢、查賬就是開著瑪莎拉蒂送孩子到學校或者各種課后班,然后做美容、按摩,跟圈子里的闊太太們打麻將。而他則開著豐田越野周游于各種酒局、飯局、麻將局,商會、企業家協會、先進會、報告會、招商會、人代會。他自己都不能清除地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錢,但是他確實成為非常成功并且有錢的名人。
變化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悄然進行,人們往往對于驟然間降臨的災難有著強烈的抵觸和反抗情緒,但是對于那些暗中涌動的災難卻往往沒有警覺和預防的能力。不是每個人都有超級強大的前瞻能力,或者是左右政策的經濟學家、金融學家、政客,更不是每個人都是真正意義上的天才企業家,尤其是在中國改革開放最先抓住機遇富裕起來的那批人一般都是下崗工人、城市無業人員、甚至不乏地痞、流氓、無賴這樣靠著強橫起家的人,在社會大潮的作用下,他們被幸運地推上了人生的巔峰和時代的潮頭。但是由于自身的局限性,這些人對于隱匿在虛假的繁榮表面下暗中涌動的經濟危機更加缺乏直觀的覺察力。
人生總是會有波峰浪谷的起伏,社會的大潮也不會總是維持在巔峰的狀態,尤其是對于摸著石頭過河的大潮,誰都不能預見下一步是踩到石頭,還是隱匿在水中的毒蛇或者是泥潭。2012年開始,錢鑫感到客流量在不斷遞減,銷售量在急速下降,費用卻在迅速上升,資金流變得緊張,周圍的個體店鋪接二連三地倒閉。在這樣無形的暗流的作用下,錢鑫先是壓縮開支,然后不得已裁員。錢鑫這輩子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裁員,他曾經是被裁的員,他知道工作對于員工和員工背后的家庭的重要意義,更知道穩定的就業對于社會的繁榮和穩定的重要意義。他這個被商場鍛煉出來的鐵骨錚錚的漢子卻不敢面對被裁員工驚恐和迷茫的眼神,那眼神像一把把鋒利的寶劍無聲地切割他已經被無奈和歉疚折磨得千瘡百孔的滴血的心。然而,即使是這樣也不能有效地阻止經營下滑的趨勢,于是,錢鑫開始選擇性地閉店,他的商業王國不斷地被這樣無形的暗流強力地壓迫,逐漸地縮小經營范圍,直到僅僅剩下鑫鑫服裝旗艦大賣場。面對這樣強勢的暗流,錢鑫感到從未有過的無能和無力,甚至在夫妻雙雙下崗的那段日子都沒有現在這樣的絕望和恐懼,這是他二十多年的商場殺伐所不曾遇到的困境。他可以用手里的錢砸對手、砸黑社會、砸政府官員,但是卻砸不了消費者,他可以左右某些部門和官員給予他相應的便利,可以用低價和促銷擠壓同行,但是卻左右不了消費者的購買能力、購買觀念、購買方式、購買欲望和政府的經濟導向。錢鑫實在是不忍把多年心血凝成的結晶和他二十多年的夢想關掉,于是不惜虧本經營,勉強地支撐。他總是抱著明天情況就會改觀的希望,但是卻總是不停地失望,面對越來越兇猛的實體店面倒閉潮,錢鑫終于不得不絕望。
無數個夜深人靜的時候,被焦慮折磨得心力憔悴的錢鑫不得不審視自己的處境和造成這樣慘狀的原因。房地產泡沫的迅速膨脹蒸發了老百姓手里多年的積蓄,還要背上貸款,車貸、養老、教育、醫療還有高額的人情往來支出,掏空了老百姓口袋里的錢,中國負債的家庭高達49%,這是多么危險的事情。購買力的降低,讓生產廠家不得不調整生產策略,降低庫存,甚至是裁員,失業率的增加更進一步加劇了購買力的降低,這是惡性的循環。在這樣的惡性循環里,中產階級就像是養肥的鴨子被屠宰,長成的韭菜被切割,成熟的桃子被采摘,被蠻橫地掏空了幾十年辛苦打拼的積蓄。真他媽流氓!每每這樣的時候,錢鑫都憤憤地罵道。更讓錢鑫憤憤不平的是,淘寶這樣的虛擬經濟強力地沖擊,把實體店面推到了火山口上殘忍地煎熬。在這樣的作用和夾擊下,中國迎來實體店面倒閉潮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錢鑫真的不能明白,中國對電商的大力度扶植是出于怎樣的目的。其實歐美、日本這樣的互聯網發達的國家建幾個電商平臺,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他們能夠預見到電商對傳統店面的沖擊是致命的,所以抑制電商的發展。因為這些國家的政府深深地知道一個實體店面的倒閉就是一個中產階級家庭墜入赤貧的開始,而社會的穩定往往是中產階級的穩定,才能夠提供更廣闊的就業和市場的繁榮,才能夠讓老百姓有逛街的興致,產生更多的隨機消費,從而刺激市場的良性發展。而日本軟銀投資的淘寶建立在2000億美金的垃圾產品的高山上,把中國人宅在家里,摧毀了市場,讓大量的中產階級破產,大量的人失業。錢鑫不能理解的是,淘寶并沒有帶來中國整體經濟的增速,只是GDP的轉移而已,卻以大量的中產階級破產和更多的低收入家庭失業為代價,這代價是不是太慘烈了!就像是一個家庭,大兒子付出了全部力氣,為家庭積累了可觀的財富。可是小兒子誕生了,父母的偏心病立馬爆棚,大兒子瞬間失寵,不但是失寵,還要把大兒子的錢逐步轉化成小兒子的扶植基金,犧牲大兒子的利益,掏空大兒子的口袋。這他媽都是什么鬼邏輯!無疑,政府在這樣的經濟決策中拋棄了他們這些曾經為了繁榮市場經濟做出過巨大貢獻的中產階級。錢鑫覺得自己就像是在荒野里掘金的人,費盡千辛萬苦才積累的巨額財富,就這樣被莫名其妙地搶劫啦。三十年的辛苦遭逢才積累起來的財富,就這樣被毫不客氣地奪走,化為烏有,他依舊被變得兩手空空!他和許許多多的中產階級一樣這么多年的辛辛苦苦都為他人做了嫁衣,把自己變成十足的笑話!納稅、安排就業、付工人工資、付租金、付管理費、付銀行利息、付各種運營費用,甚至是灰色的“運營費用”,他的錢像流水一樣注入社會的大潮,推動了社會的大潮,洶涌了社會大潮。然而,結局是他被社會的大潮吞沒了自己所有的苦心經營才有的收獲!
夜,更深了,他感覺他的周圍都是空空的店鋪發出的傷心的呻吟和痛苦的嘆息,這聲音匯成強大的聲浪,不停地撞擊著他的耳骨,讓他煩躁得幾乎絕望。他感到自己像一個頑固的士兵,明明知道城池是要失守的,卻依舊愿意固執地堅守,直到彈盡糧絕,流盡最后一滴鮮血。
電話鈴聲非常突兀地打斷了他翻涌的思緒,是妻子的電話,從英國打來的。五年前,當她的店鋪剛剛露出衰敗的跡象的時候,她的妻子初心嵐就辦理了移民,陪兒子到英國讀書。現在他不得不佩服妻子的遠見。近些年中國有很多富豪選擇了移民,大量的資金外逃,這真是不得已的抉擇,誰愿意到一個陌生的國度,看著陌生的人,說著陌生的話,喝著陌生的水呢?!可是誰又愿意看著自己的全部心血被蒸發干凈呢?!誰又愿意重新墜入貧民的深谷呢?!人,可以從貧窮走向富貴,但是是決計不能夠忍受從富貴墜入貧窮的!
“老公,你一定在店里憑吊吧?!別想了!這是意料中的結局!我已經給你定了一個星期后來英國的機票。”電話里傳來妻子溫和的聲音,這讓錢鑫能夠暫時地忘卻自己的悲哀。
“老婆!這么快?!我破產了,我到那里就是個一無所有的窮人!”錢鑫抑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悲涼,聲音有些沙啞。
“老公!我的中餐館生意很好!兒子獲得了全額獎學金,課余就到這里打工,還兼教幾個中國孩子的國文,他學會了養活自己的能力。我們以前真的錯了!我們沒有給他這樣獨立的教育!這五年他完全變得成熟而自立!你到這里也可以打工,我每月付給你2000英鎊!絕對的高薪!”初心嵐俏皮地說。
“真的是高薪!”錢鑫調侃地說。想到兒子,不由地一笑,舒展了額頭上密密的皺紋。兒子到英國不久,就改名錢宇思,他覺得這個名字很好。“錢多多”是多么俗氣的名字!錢多多,又有什么用呢?!會被莫名其妙的颶風吹得一文不剩,就像是現在的自己。錢鑫自嘲地想。
“因為愛!我愛你!老公!你回家吧!我們還有很多的時間一起享受生活!”初心嵐的聲音有些哽咽……
錢鑫的眼睛熱熱的、濕濕的,鼻子有些發酸,這是三十年來的第一次!對!還有家!
錢鑫再次茫然地環顧他耗盡三十年心血的鑫鑫服裝旗艦大賣場,深情地注視著黑色的暗夜里和他一樣傷心的墻壁、凌亂的貨架、模特、街燈余光里巨大的旋轉門和巨大的瓷瓶以及瓷瓶里粉色的絹花,還有門前那兩尊驕傲的石頭貔貅,忽然感到這些往日里他的同盟、他的戰友,統統做了他的犧牲,被他毫不留情地拋棄。他不由地痛感自己的冷漠和無情!然而,此刻,這些同盟和戰友都活動起來,紛紛地向他靠攏,沒有憤怒、沒有仇恨,有的只是深深的眷戀和不舍。錢鑫的眼淚不由地順著他明顯蒼老和疲憊的臉頰滾落下來,落到同樣聚攏來的傷心的大理石地面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如同遠古的雷音穿過茫茫的荒野,在黑色的暗夜里隆隆作響……
錢鑫最后看一眼他的店鋪——他的心血,他的夢想,他曾經的努力和輝煌,決然地轉身離去。街燈微茫的光照著他斑白濃密的頭發,把他高大疲憊的背影印在長長的黑色的街道上。他不能知道這里的未來怎樣,這樣的大潮會把那些破產、失業的人卷到哪里,他們都如何生計。但是,這已經與他無關啦!真的無關啦!人,總要活著的,而且要更好地活著!努力地更好地活著——這是活著的基本權利!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被開除的尊嚴
被開除的尊嚴
竹
懷念故鄉的星空
懷念故鄉的星空
哭泣的課堂
哭泣的課堂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