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糾結的二胎

時間:2018-12-18 08:15:46  來源:中國文學網  作者:宋昱慧

糾結的二胎
文/宋昱慧
利雅得大酒店家和軒里,火鍋熱騰騰的水汽在包間柔和的燈光里顯得溫馨而甜蜜,潔白的瓷具里擺放著精致的各種涮鍋菜品,白瓷的調料碗具散發出醬料的濃香,白瓷的筷子托上長長的仿古木筷子不由地讓人想起大草原上長長的套馬桿和奔跑的駿馬以及附身在駿馬上的激情并活力四射的強悍的 蒙古族勇士,還有藍天、白云、牧草以及像白云一樣移動的羊群和蒼涼、空曠、悠遠的牧歌。典型的都市中產階級周末家庭聚餐,火鍋的熱烈和隨意可以讓所有在座的人加倍感受到家的氛圍,就像蒸騰的火鍋一樣可以把不同的性別、年齡、地位、性格、身份、素養、經歷的人混合在一起,但是卻可以在情感的作用下包容、熱烈、和諧而溫暖。
三十五歲的魏瓔珞有著一張非常精致的東方美女的臉,中等個子,標準的體態,纖細的腰肢,白皙的皮膚,明亮的額頭,溫和、清澈的眼睛,羊脂玉一樣好看的鼻子,小巧的嘴巴,紅潤的嘴唇,一襲乳白色高領羊毛套裝讓她渾身散發著寧靜、文雅、知性、溫柔而大方的迷人氣息。也許是音樂老師的緣故,魏瓔珞自然而然地散發出超凡脫俗的氣質,內心敏感而細膩,有著少女般的柔情和天使一樣純凈的心靈。她嘴角好看地微微上翹,像被輕快的畫筆勾勒過一樣讓她原本就寧靜、溫和的臉自發地帶著百合花一樣美麗的笑容。魏瓔珞用包含深情的眼神看著丈夫因為猛吃熱騰騰的火鍋、喝啤酒的緣故而微微發紅的臉以及掛著細密汗珠的微微泛紅——但是掩蓋不住疲倦的額頭,心里滿滿的溫柔。在這個濫情而浮華的世界里,魏瓔珞的丈夫柳南坡不但有一份穩定而讓人羨慕的工作,而且三十五歲的年紀就做到了中信銀行營業部主管的寶座,可謂人生得意。更關鍵的是柳南坡是一個非常顧家的好男人,這簡直就是這個世界里的超級極品模范好丈夫。結婚八年,女兒七歲,夫妻兩個人幾乎沒有紅過臉,當然小吵小鬧總是有的,就像熱騰的火鍋原本也是需要蔥花和醬料來調劑味道一樣,夫妻之間的小吵小鬧就如同臥室里的打情罵俏,反倒增加了彼此的情趣和親密度,挑起彼此的需要和激情。生活就像音樂,有不同的音符聽起來才足夠優美動聽,更或者說是足夠刺激!不得不承認,生活這潭死水具有很強的麻醉作用,可以讓人在不知不覺間失去生活的意義和勇氣,在日復一日的歲月風霜里消磨了自己曾經的豪情萬丈的熱血。而這些不同的音符可以讓人在針刺的疼痛里激活被紅塵瑣碎埋藏在靈魂深處的責任、擔當、熱情和愛。就是在這樣因為不同的音符才足夠優美的小插曲里,魏瓔珞懷孕啦!絕對是愛的結晶,是愛神特別的惠顧,是魏瓔珞夫妻可以慰藉自己并引以為驕傲甚至是可以炫耀的婚姻穩定的絕好證明,要知道現在的世界,有幾對夫妻的婚姻可以維持八年還可以保持愛情呢?!魏瓔珞確信和丈夫之間還是有愛情的,她甚至慶幸她少女時朦朦朧朧憧憬的愛情沒有被歲月的風刀切割了綠色——她有一個極品甚至是極其稀有的忠誠丈夫——她是幸運而又幸福的。想到這里,魏瓔珞不由地臉色緋紅,有些動情到忘情地注視著丈夫,下意識地用白皙的手指輕輕地撫摸肚子里可能還不具備形狀的孩子,就像用溫潤的嘴唇親吻孩子想象中的明亮的額頭一樣,心里滿滿的幸福、甜蜜、溫柔。
她魏瓔珞的肚子里又有了自己八年如一日保持熱愛的丈夫的孩子,這個孩子是他們婚姻幸福甜蜜的見證,是他們雙方優勢基因的結合體,是女兒在這個世界上最親近和最可以依靠的人。魏瓔珞臉上不由地泛出紅光和微笑,讓她那張標準的東方女人精致的面孔看上去圣潔而高貴,因為母性的光輝而圣潔高貴。
現在的社會,生存和競爭的壓力如此巨大到讓人常常處在疲憊不堪的泥潭里無助地掙扎,只有女人愛一個男人到極致的時候,才肯冒風險、忍受辛苦、壓力,甘心為一個男人生孩子,尤其是二胎的孩子。在這個生活和教育成本如此高昂的時代,二胎不僅僅是愛,還要消耗無窮的精力和金錢。想到精力和金錢,魏瓔珞被熱望燃燒的心似乎被惡意地猛然間澆了一盆浮著冰屑的水,從頭冷到腳,她不由地打了個哆嗦,就如同沒有披上外套,就被人惡意地從溫暖的包間里猝然間丟到冰天雪地的大街上一樣。她幾乎是下意識地掃了一樣正在高談論的白發蒼蒼的公公和父親那掩蓋不住的衰老和嘰嘰呱呱聊家常的婆婆和母親明顯虛弱的蒼老神態,頓時有些心灰意冷,像一只拼盡全力要沖出籠子卻不斷碰壁的麻雀頹然地垂下了渾身的羽毛,絕望而傷心。她原本微微泛紅的臉立刻變得蒼白,不,是慘白!魏瓔珞下意識地用顫抖的雙手死死地捂著自己的肚子,仿佛有人會把這個還沒有成型的孩子從她的肚子里拽出來一樣恐懼。母親的偉大在于她可以出于本能地無怨無悔地為自己的孩子遮擋風雨和危險,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價,依舊沒有任何的附加條件。柳南坡立刻發現了妻子的變化,憐愛而擔憂地握住魏瓔珞的手,柔聲問道:“老婆,你哪里不舒服嗎?!我們趕緊去醫院看看吧。”
魏瓔珞虛弱地搖搖頭,有氣無力地說:“沒有!沒事!我只是有點冷。”她悲傷、委屈而無助地注視著丈夫。
“這樣啊!可不許撐著!我知道你有這樣的嗜好!”柳南坡調侃地說,起身把自己的風衣外套從衣架上取下來,輕輕地裹在妻子的身上。
“媽媽!媽媽!我也把衣物給你穿吧!”七歲的女兒柳曦看著爸爸把自己的風衣給媽媽,不甘落后一樣用稚嫩的童聲說。
這清脆婉轉的童音如同興奮劑一樣立刻讓魏瓔珞渾身的血液如同煮沸的開水一樣翻滾著熱浪,她緊緊地盯著像純潔的天使一般的女兒,眼里放出灼熱的目光。多么可愛的孩子!如同帶露的粉紅色的花蕾,嬌嫩、活潑而善解人意。這不正是她生命的意義嗎?!對于母親來說,還有什么比自己的孩子更重要的事情?!如果自己的女兒可以有一個弟弟或者妹妹,那么她是多么地幸福!她不再孤單,有一個可以依賴的親人,關鍵是她不會再像自己一樣需要為四個甚至更多個老去的親人承擔重負,她可以有個至親的人一起承擔,而且如果她的人生遇到挫折,她可以有一個完全可以不離不棄的人來保護她、愛她、支持她、鼓勵她,而不是像自己一樣完全依賴自己的丈夫和父母并且因為終日擔心可能失去他們而憂心忡忡。在漫長的人生路上,他們都可以有最可靠的依賴和陪伴,是多么幸運和幸福的事情。雖然二胎會很辛苦,雖然會有經濟壓力,但是為了自己的女兒和未來的孩子,就算是再多的辛苦和經濟壓力也絕對是值得的事情!最關鍵的是,作為一個母親——一個有著金子般愛心的母親,她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親手殺死自己的孩子的,哪怕她或者他還不具備孩子的形狀,甚至是輪廓。
魏瓔珞是一個柔弱中帶著幾分堅韌的女人,她一旦下定決心,就會變得異常果決,當然,也許是母性的偉大和超凡的緣故可以讓她因為自己的孩子才能夠變得足夠堅強。魏瓔珞的臉上散發出圣母瑪利亞一樣偉大的紅光,眼睛閃閃發亮,在蒸騰的火鍋乳白色水汽里顯得高貴而純潔。這從前絕對沒有的神態讓柳南坡渾身一緊,有種原始的性欲的沖動,看著妻子的眼神變得熱辣而迫切。
“我有一件非常開心和幸福的事情要宣布!”魏瓔珞慈愛地撫摸著女兒如黑色的蠶絲一樣光滑柔軟發出淡淡的光澤的頭發,用異常堅定而驕傲的口氣說:“寶貝,你很快就會有一個跟你一樣可愛的弟弟或者妹妹啦!”
靜!靜!靜!包間里立刻的靜,空曠的如同靜夜里的原野,讓這原本熱情溫馨甜蜜的家庭聚會瞬間變成被施了魔法的玫瑰園被頃刻間凍結一樣突然靜止了所有的溫度和熱度,成為凝固、沉寂的空間。所有的人在瞬間被固定得如同泥塑木雕,原本蒸騰的火鍋的熱氣突然變得異常詭異,如同長長的白色絲帶被無形的手一直拉扯著向上伸展,穿過彩繪的棚頂,穿過沒有星星的黑暗的夜空,一直向上懸浮著,延伸著,看不見盡頭。
柳南坡最先從驚愕里蘇醒,恢復了理智,用寬大肥厚的手掌握住妻子柔軟白皙的小手,輕輕地捏了捏,緋紅的面頰努力地做出微笑,眼睛卻在依舊處于錯愕里的父母和岳父母的臉上來回地逡巡。魏瓔珞忽然間感到有一枚無形的尖利的錐子狠狠地猛戳自己的心,她可以清晰地感覺到血滴落到大理石地面發出的巨大的嘭嘭聲,可以清晰地看到被濺起的血滴形成的血紅色的絲線在空中毫無秩序地縱橫交錯,又像海底瘋長的紅色水草,很快就堆滿了這個包間,在她的身上肆意地扭結、纏繞、勒緊,讓她窒息、寒冷、絕望,但是卻被牢牢固定,無力掙扎。魏瓔珞很想逃離這里,逃離這讓她感到詭異和冷漠的包間。但是,她雙腿如同天空中絲絲縷縷的白云一樣軟綿綿地,沒有一絲力氣,她悲哀地看著自己的父母、公公婆婆,丈夫還有女兒。可是,沒有一個人有勇氣和膽量回應她的眼神,他們瞬間都成了十足的膽小鬼和懦夫,就像路人一樣鐵石心腸,面對一個垂死求助的人不屑一顧,刻意地避開她的目光,不愿意碰觸她求助的眼神。她用力地掙脫丈夫的手,心底有一頭憤怒的野獸暴怒地竄出來,帶著怨毒和鄙夷,瘋狂地跳躍、狂亂地沖擊、發泄地碰撞、痛苦地呻吟。
柳南坡愧疚地看著妻子,用他那寬厚肥大的手掌輕輕地拍拍妻子的肩膀,用憐愛的目光撫摸妻子蒼白俊俏的臉,他仿佛可以看到妻子心底里瘋長的怨毒和鄙夷。這怨毒和鄙夷掏空了他高大的身軀,讓他變成一具空空的皮囊。這絕對是一個男人最大的恥辱和失敗,不能夠給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最好的保護,還有什么資本稱為男人?!可是,作為男人,他更加冷靜和理性。他和妻子的工資在這樣的城市里確實算是頂級的中產階級,雙方父母又都有退休金。但是,一場大病就可能讓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瞬間崩潰,他要負擔四個老人,不知道上帝可能會讓他的家庭被崩潰幾次?!養車、養房、養孩子、各種各樣的交際應酬和為了保住位子不得不拿出的收入,已經讓他的財力捉襟見肘。金錢真的是好東西,可以更加牢固地守護自己的位置。在這個世界上,只有那些掌握金錢隱秘用途的人才可以獲得安全感,這是一個有上進需要的職場男人的最基本的必修課,是書本上那些狗屁理論完全不能比擬的。為了這個家,他有絕對的理由要拼命地保住自己的位置,看不見的壓力像兩界山一樣壓在他的肩膀上,讓他時常感到筋疲力盡。但是,他不敢放棄,他不能倒下,他不敢倒下,他可愛的妻子、孩子,他年邁的父母、岳父母都依靠他,作為男人,他必須要保護他的家人。他真的希望再有一個孩子,那可是他的精血的延續,他怎么會不喜歡?!可是,他有這個能力嗎?有能力給她或者他最好的養育嗎?他還有能力多負擔一個孩子高昂到離譜的養育費用嗎?柳南坡真的沒有這樣的把握和底氣!二胎政策總算是像一個羞羞答答的大姑娘一樣遮遮掩掩地完全放開了,但是,有多少家庭有勇氣和膽量去拼二胎呢?!這好像是富豪權貴的專屬政策。他感覺到自己像極了一只在初冬的深夜里虛弱地鳴叫的蟬,每一聲都傾盡了自己的全部力氣,并且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幸運地度過這漫漫寒冷的冬夜。柳南坡無力地靠在椅背上,虛弱得如同一只快要流干血液的狗。
“啊!好事好事!我們家添丁進口,天大的好事!我提一杯,……”柳幕春率先打破沉默的僵局,試圖解凍被冰封的玫瑰園。可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大腿就被妻子顧新梅狠狠地掐了一把,他沒有說完的話就這樣生生地被攔截了。
“啊!這真是天大的好事啊!”顧新梅用故意做出來的非常夸張的語氣說:“不過,瓔珞啊,你看,我和你的父母年紀都老大不小了,有今個沒有明個,不知道會不會給你們添麻煩。帶孩子恐怕有些力不從心。錢呢,你不用擔心,我們的錢還不都是你們的?!月子里請月嫂的錢我們出。以后我們老兩口只留一份工資,把另一份給你!”顧新梅不愧是工會主席,說話滴水不漏。
“瓔珞,媽媽就你這一個女兒,就是把命都給你也是沒有猶豫的。小曦就是我一手帶大。可是你知道媽媽和你爸這些年身體大不如從前,再帶孩子是不可能了。不過我們的工資和積蓄都可以給你,隨便用。這些年,幫你們買房子、買車、給小曦補課,我們也沒剩多少錢。”魏瓔珞的媽媽是車間主任,總是快言快語。
“對!對!瓔珞啊!爸媽把積蓄、房子都給你!”一輩子都聽老婆話的魏瓔珞父親趕緊附和。
魏瓔珞看著白發蒼蒼的父親和母親,有些心酸,這幾年他們帶柳曦真的是吃了很多苦。記得她剛剛結婚的時候,父母都還健壯,沒有一根白發。短短七年,他們就變得這樣蒼老,而自己卻從來沒有在意過父母無怨無悔的一輩子的付出。為了自己,為了自己的女兒,現在,自己真的沒有任何理由再給兩位老人添麻煩了,讓他們再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拼命。他們應該好好地享受退休后閑適的生活,出去旅旅游,過過二人世界。魏瓔珞突然意識到自己的父母居然退休后從來都沒有單獨出去旅游,一直都在圍著自己和小曦轉來轉去。她歉意地注視著自己的父母,心里酸酸的,仿佛被浸在淚水匯成的汪洋里一樣。
魏瓔珞又看看公公婆婆,他們身體一直都不是很好,但是,這些年也幾乎把全部積蓄都給了自己,甚至都不舍得添件新衣服。還有什么好怨的呢?!還有什么好求的呢?!魏瓔珞漸漸釋然了,她轉過身去,用蒼白的手撫摸柳曦那絲滑的頭發,似乎在撫摸一塊絕世的珍寶。這是她這輩子唯一的孩子,是她的生命全部意義。魏瓔珞慘然一笑,世界都變得蒼白,如同漸漸冷卻的火鍋蒼白、淡薄的水汽。
“媽媽!我堅決不要小弟弟或者小妹妹!我討厭他們!他們會搶我的玩具和衣服!他們會搶我的媽媽爸爸,爺爺、奶奶、姥姥、姥爺!我不要!我討厭他們!討厭死啦!”一直壓抑的柳曦突然爆發了,大聲地哭鬧,激烈地叫喊,丟了餐巾紙和筷子,滿臉通紅、氣喘吁吁、淚珠滾滾、渾身戰栗。四個老人驚慌失措地齊刷刷地擁過去,又哄又抱。哭聲甚至驚動了包房外的服務員和其他包房的客人,門口瞬間圍滿了看客,人頭攢動、議論紛紛。
魏瓔珞悲傷、凄涼地看著女兒,臉色更加蒼白,渾身瑟瑟發抖,像一只被瞬間崩塌的懸崖散落的巨石壓在谷底的白狐一樣絕望到心灰意冷。她清晰地感覺到下身汩汩地流出滾燙的血液,肚子劇烈地疼痛。魏瓔珞清楚地看到她的孩子像一只美麗的蝴蝶一樣從她的身體里飛出,慢慢地消失在火鍋裊裊升起的煙霧里,穿過彩繪的屋頂,飛向黑色的縹緲無際的太空。魏瓔珞的心瞬間被那只飛走的蝴蝶掏空了,仿佛只剩下一張皮囊的身子軟綿綿地慢慢倒下去,眼光逐漸模糊。在沉重得猶如泰山一樣的上下眼瞼無力地閉合的瞬間,她居然非常清晰地看見在母親懷里拼命哭鬧、掙扎的柳曦掛滿淚珠的白嫩的臉和那身粉紅色的裙子在快要冷卻的火鍋若有若無的白色煙霧里搖擺、扭曲……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糾結的二胎
糾結的二胎
我深情地對你說
我深情地對你說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