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懶女

時間:2019-01-17 12:48:20  來源:原創  作者:山里狼
        后弄井的坡頭,獨立一橦兩層樓的土墻木屋。東面靠山,西面臨井,南面挨著高墻,北面大門朝向菜地。一棵古梨樹,神奇的茂盛,就像一把巨傘撐在綠茵茵的菜地上,即使是暴雨傾盆,樹下也滴水不漏,夏日炎炎,樹下卻是涼風習習,老人聊天,摸牌,小孩抓蟲子、做家家。這是梨樹主人振輝叔去世后的情景,振輝叔在世時,愛梨樹如生命,是不允許任何人進入打攪的。秋天,一只只形狀如葫蘆的雪梨,掛滿枝頭,隨風搖曳,像一頭頭猴子在樹上玩蕩秋千。夕陽西下,人群離散,一只烏鴉站立樹尾“哇哇”的叫個不停,有些寂寞。屋子僅憑借西墻壁上的一個圓洞,射進一綹光線,顯得幽暗。地面雞糞成堆,桌櫈污漬斑斑。散發著一股股臭氣,沖出家門,飄向遠方……
        屋子是啞巴的祖輩遺產,一代代傳承下來。蝸居著爺侄孫三代五口:叔爺啞巴、侄子中秋、侄媳重陽、孫子端午,孫女懶女。啞巴的哥哥英年早逝,留下獨子中秋。啞巴不辭辛苦地把中秋拉扯成人,經人介紹完成了中秋與重陽的婚事。并把祖屋傳承給侄子。而他自己卻是終生未娶,過著寄侄籬下的生活,指望侄子養老送終。啞巴自以為可以享清福,沒有想到重陽極為懶惰,只會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養得像一頭肥豬,鄰居給她取了外號叫“懶婦”。啞巴有苦說不出,天天拿著一個茶瓶放進鍋底下煮稀飯,每日三餐,都是一個人抱著一碗粥,像一頭孤獨的水牛,“咕嚕、咕嚕”的喝著。逢年過節也是如此。
       中秋的獨女,沒有名字,因為她的母親是村里有名的懶婦,村里人就叫她為“懶女”。俗話說:“有其母必有其女”,懶女越長越像她的母親,不光光是相貌,就連性格也越來越像,屬于掃帚倒在地上也不撿的那種人,而且,生性古怪,怕與人接觸,更容不得別人說她。懶女的哥哥端午和我是同齡,兩家又同屬村頭,挨的不遠,我也就順理成章地成為她家稀有的訪客。有一天,我背著書包,邀端午一起上學,坐在火爐頭等著端午,懶女拿著火鉗,夾著木柴往鍋門里塞。熊熊的火舌舔著鍋底,把懶女稚嫩的臉蛋照得通紅。忽然,一股狐臭味沖入鼻孔,差一點暈倒,我本能地冒出一句話:“怎么這么臭?”
      “臭你的頭,找死。”懶女以為是在說她,背朝著我回了一句。
       話音未落,突然,轉身180度,操著赤紅的火鉗,戳中了我的耳背,“嗤嗤”的冒煙,險些掉了下來,懶女的母親邊罵著懶女,邊抓了一塊冬瓜咸,敷在傷口上,撕下了一塊衣襟,從左耳跨越右耳包著,只露出眼睛與嘴巴。耳朵在陣陣絞痛,腸胃在翻江倒海。害得我在家呆了兩個星期,不敢去上學。從此,我再也不敢邁進端午家半步。
        后來,我離開了村莊,到鎮上讀書去了,再也沒有見到懶女。
        啞巴年老生病無人照顧,疾病加上饑餓而死了。啞巴的死,給本來就貧窮的家庭,增添了許多變故。中秋發瘋了,瘋成不會說話,只能手舞足蹈,提著褲子滿條巷子亂跑。過了幾天,端午也發瘋了,叫中秋做叔叔。跟著父親東奔西跑。
       中秋與端午接連發瘋,重陽也生病了。家里失去了勞動力,缺柴少米,空空蕩蕩的。懶女餓了兩天后,覺得不能再懶了,再懶就會像叔爺一樣餓死。她吃力地爬向菜廚,打開廚門,里面只有一碗長著白毛的剩飯,是重陽生病之前準備喂兔子的。此時,懶女顧不了兔子的死活,也顧不了長毛的飯有沒有毒,抱著飯碗,用爪子耙進嘴里,狼吞虎咽的下了肚。窩里的兩只兔子瘋狂的咬著、叫著、跳著。懶女漸漸地感到回神來勁了。于是,開始打理屋子,挑水燒飯,燉藥,照顧母親。
       一位白須長者對懶女說:“你們家以前只是臟,但有兩個勞力,生活雖然苦點,勉強也過得去。現在兩個都瘋了。是不是你叔爺的墳墓有點問題?從你父親和哥哥的動作上看有點像你叔爺,是不是你叔爺的鬼魂附體?”
        懶女受了點撥,一下子醒悟過來。她連夜趕到了縣城,找到巫婆,報上叔爺的名字及生辰八字,巫婆點了兩柱香,閉上眼睛,嘴里咒語叨叨不絕,仰著頭,像貨郎手上的撥浪鼓搖個不停,隨即身體也搖晃起來,扮著叔爺的口氣說:“我給你們當牛做馬,辛苦一輩子,卻從未過上一個節日,從未喝上一碗酒,吃上一塊肉,死不瞑目,死不瞑目啊!”,巫婆念叨了一會,睜開眼睛,對懶女說:“你叔爺成冰尸了,晚上出去找吃的,白天回到墓里。趕快把他燒毀了,不然會傷害人。”
       懶女回到家,叫了幾個族親,提了一桶煤油,穿過田壟,爬上山坡,鉆進茂密的深山,在一棵參天大松樹下,找到了叔爺的墳墓。分別在墳臺上與土地公門前,點了三柱香,燒了紙錢,拜了三拜后,挖開墓洞,揮起帶齒的長柄耙子,釘住棺材蓋,三條漢子連同懶女使勁地把棺材拖了出來。懶女睜大眼睛,查找叔爺逃出來的洞隙。果然,在前板上發現了一個鵝蛋大小的洞口。懶女心想:難道這就是叔爺進進出出的門?難道叔爺會像齊天大圣那樣,有縮身神功?這時,蓋板已經被漢子撬開。懶女一看,埋了三年的尸體竟然完好無損,只是由黃變黑。不禁驚叫了一聲:“叔爺,您沒死?”然后,低著頭,閉著眼睛,雙手合璧,貼在胸前,嘴里輕輕地念叨:“叔爺,放過我爸、我哥吧!沒有照顧好您,我來道歉了!我給您換一個安寧的地方,您就好好地保佑我們平平安安吧!”漢子們往棺材上堆了柴火,潑了煤油,火焰開始燃燒。懶女念叨完,睜開眼睛,棺材里的尸體突然坐起,眼睛凹了進去,像兩個黑洞。一只耗子被燒光了被毛,竄出洞口,撞到懶女的腳上,溜走了。嚇得人們紛紛逃跑。熊熊的烈火散發著一股股嗆人的腥焦味。引來了兩只棕色的狼,守在一棵楊梅樹下,盯著尸體,伺機搶食;一群烏鴉在頭頂上搏擊,準備搶啄尸肉。可是沖天的火焰,讓它們無法靠近。尸體瞬間燒成灰燼。狼的嘴角流著口水,掉頭躲進了樹林;烏鴉“哇哇”幾聲,飛向遠方。 懶女彎著腰,從遺骨的腳趾開始,一節節撿起,放進經甕里,最后,把頭骨蓋上,好像完整的叔爺就蹲在甕子里。蓋上蓋子,用水泥封密了縫隙,裝進紅布袋子,袋口打了一個結,懶女將鋤頭柄穿過袋口,翹起來放在肩膀上扛走了,安葬在別處。
       中秋和端午,被幾個大漢捆綁著,像兩頭即將屠宰的豬,在拖拉機上咆哮著,掙脫著,送到壽寧精神病醫院。
       沒過多久,中秋和端午兩個人的瘋病就痊愈了。
       一天周末,我從鎮上放假回到家,挑著兩只水桶到后弄井打水,懶女正低著頭在水井邊洗衣服。見到我急忙站了起來,臉上抹了面粉,嘴唇上涂了洋紅。對我說:
       “我母親中風了,現在,我學會了獨立。磨谷舂米、砍柴洗衣,挑水燒飯,都由我一個人做,生活倒覺得好充實。”
       “那么,沒有人叫你懶女了?”我看看她身邊沒有器械,判定她不會動兇,便開她的玩笑。
       “沒有,沒有啦!大家都叫我端午妹了。”懶女說完,“噗嗤”一聲,捂著嘴巴笑了。
          過了一段時間,我再到后弄井挑水時,端午妹已經出嫁到外地去了。

                                                                                                                                     2018.12.1.于上海雅居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我深情地對你說
我深情地對你說
愛在路上
愛在路上
祖國
祖國
大象席地而坐
大象席地而坐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