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修改 鄰居

時間:2019-03-26 17:01:15  來源:  作者:王思發
一天上午,王弟弟下班回家,在電梯口碰到平時不茍言笑,似曾相識的鄰居楊婆婆,看見他突然淚流滿面地“嗚嗚”直叫:“嗚,太沒臉面,受人欺負,生不如死。”
 
弟弟見婆婆唉聲嘆氣,捶足頓胸的樣子,大吃一驚,怕摔倒在地出大事麻煩,便扶坐在走廊的廢石頭桌上,拍了拍肩膀,清問起個中緣由來。婆婆用衣袖擦了擦眼淚告訴:“嗯,我樓下住的那個癟老頭,昨天晚上把抽葉子煙的煙霧,用長長的一根塑料管接出來,通過窗臺雨棚的爛孔,朝我的臥室猛灌,熏的我連連咳嗽,夜不能寐。”
 
“這,不是明目張膽地在欺負人,到底為啥子事情呢。”
 
“那個不講理的家伙,硬說我曾經冤枉,說是他的煙子熏了我的屋,現在就是要熏你個,老不死的東西,看你把我啷個辦!”婆婆搬起指頭,哭哭啼啼地回答。
 
“這樣做,是想到達啥子目的。”
 
婆婆看著干干凈凈的過道,含血憤天地回話:“想我,又白白送給香煙吸唄。那是今年中秋節,為不再熏我,給他送了兩個三位數多元的香煙,停了幾天,又舊病復發,變本加厲,尤其是最近,發展到熏我全部臥室,完全沒安身之地了,所以壯起膽子,出來祈求幫助,就是命歸黃泉,死也瞑目呀,嗚。”
 
弟弟眨了眨明朗朗的大眼睛,打破沙缽問到底:“你老人家直接和他協商過解決辦法嗎?”
 
“去家找過,他石頭不認鉆子,惡狠狠地將我掃地出門。”
 
弟弟追根溯源:“您還找過其他人幫嗎?”
 
婆婆長吁短嘆地回憶:“哎呀,曾經搞過求神拜佛,結果都是抱起蠟燭取暖——無濟于事。那天,去和諧市場買菜,遇到一個衣冠楚楚的男同志,問這樣的的事怎么辦,他滿臉熱情地講:“他們部門,不受理這種事情,最好向居委,或者物管人士反映。”
 
居委會的年輕女負責人,上下左右看了看我,遞過開水,好言相勸:“嗨,街坊鄰居,磕磕碰碰,在所難免,大家都高姿態,與人方便與己方便嘛,啊。”
 
上門求助物管男頭頭,感覺很為難地說:“哼,叫我去證實屋子有煙臭味道,哈哈,我本身是大煙囪,怎么區分煙源呢,即或去,無憑無據,難起什么作用。”
 
“嗯,看來你還是愛動腦筋,相信遲早會得到解決的,那,請問你家人,去找男鄰居討說法的不。”
 
“嗚,別提了,命比黃蓮還苦哇,老公早上西天,一個女兒外出打工,膽小如鼠。”婆婆拉下臉,拍了拍大腿嘭嘭響曰。
 
弟弟憤憤不平地說:“找男鄰居的家人好好修理,這種無聊行為呀。”
 
“他惡有惡報,家人全部完蛋,光棍一條,嗚。”過一會,婆婆跺跺腳接著說:“要不,你見多識廣,能說會道,去把他批評一下,就不會再整我了個。”
 
沒有等弟弟開口,婆婆又在原地轉來轉去,抓耳擾腮般說:“干脆我拿錢你幫我請打手,黑燈瞎火揍一頓就老實了。”


“不!不急著,法治社會,既不允許惡人當道,更不允許以錯對錯,只能依理依規依法,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弟弟將腦殼歪到一邊糾正道。
 
婆婆站起身,拍了拍腦袋發牢騷:“那,就只有干瞪眼吃虧送死的分。”
 
“這樣,要是下次正在熏時,請你邊以手機攝影,錄音,邊打110,爭取逮個正著,好好教訓他。”弟弟看看四下無人便眨眨眼幫助支招。
 
“哎呀,我老古董一個,還不會弄那一套小玩意,還是請你教教我吧,弟弟。”婆婆拉了拉弟弟的手羞答答地坦言。
 
弟弟眉開眼笑地激勵道:“好的,互相學習,取長補短,你有理有利有節,講情講理講法,相信他定會好自為之的。”
 
過后,男鄰居曉得婆婆正在做走法律程序方面的準備,冥冥之中,就縮頭烏龜似地改邪歸正,使曾經勢不兩立的鄰居,終于和睦相處了。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糾結的二胎
糾結的二胎
我深情地對你說
我深情地對你說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