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留一手(微型小說)

時間:2019-03-31 08:21:10  來源:  作者:蔚青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劉益生30歲剛出頭,文靜、厚道,腦筋很靈活。“文革”那些年,工友們鬧革命,他卻啥派都沒參加,整天閑著沒事做,就被人拉去抄寫大字報,好多年下來,意外地練就了一手毛筆字,雖說入不了什么門派,倒也上眼耐看。俗話說:天道酬勤,他的書法功夫被廠領導看中,于是從一名車間工人脫穎而出,成了“以工代干”的工會宣傳員。
    劉家幾輩人靠行醫為生,有一手“絕活”專治各種無名疔瘡疽癰。雖說算不上啥名醫,卻也是“懸壺濟世”,用自家的草頭方子解除了不少窮苦人家因衛生條件差而帶來的病痛。可惜自打劉益生12歲上父親去世以后,劉家這塊招牌便漸漸銷聲匿跡。
    劉益生從小受家庭耳濡目染和父親的有意灌輸,對這手祖傳“絕活”算不上陌生,但是長大后卻無意子承父業,偏偏喜歡上蘇聯小說,一門心思想當一個中國的契科夫。“文革”開始后,他的這個夢只能剩下去“想”了。
    那年夏天,原先車間的一位工友告訴他,母親腰間鼓起一串泡泡,民間傳說叫纏腰龍一旦首尾鏈接到一起,人就沒命了。當天晚上劉益生帶著自己調制好的藥膏在老人的患處敷上,說:“這也只是病急亂投醫。治好了,你也別說謝,治不好你趕快去想別的法子。”隨后他隔三差五地來換一次藥,眼見著病情漸漸出現了轉機,二個月下來,基本上完全康復。這位工友見他堅持不收報酬,便將自己家中五口人的副食品供應證強行送給劉益生作為回報,讓劉益生一家大人和孩子好多天像過大年一樣高興。
    這事以后,劉益生的名聲便在同事和朋友的聲口相傳下不脛而走,漸漸有人通過各種拐彎抹角的渠道,托熟人介紹前來尋求幫助。劉益生倒也樂于助人,從不推辭。
    那年月雖說政府主管部門靠邊站,但無證行醫畢竟是違法行為。劉益生最怕人家喊自己劉益生,還編好一套說辭:“第一,我叫劉益生但不是醫生;第二,我不是行醫,是階級友愛、助人為樂;第三,我沒有經營,因為我從來不收別人一分一厘。”眾人心領神會,為了怕惹事,便改稱他為“劉一手”,劉益生心里倒也時常感到沾沾自喜。
    人世間的事都是會變的。隨著經熟人介紹前來求助的人范圍逐漸擴大、層次也逐漸提升,劉益生的眼珠子也在隨之“水漲船高”。雖說他多年來一直堅持不向患者收取醫藥費,但是每一位患者總是把自己在那年月里最能夠拿出手的東西作為對他的回饋。隨著大家對他越來越高的贊譽,劉益生自己也慢慢地心安理得起來,以自己不是醫生做借口,對介紹人的身份和醫治對象,開始了有針對性地選擇,替自己編織了一個頗具潛力的社會關系網。
    這天晚上臨睡前,看著自己妻子高高鼓起的肚子,問老婆道:“快到日子了,街道那邊咋說?”
    妻子笑著說:“還不都是因為我男人有本事?人家薛主任早就把準生證給咱們 辦下來了,這個你就放心吧。只是……
    劉益生回過頭來詫異地問:“只是什么呢?”
    “只是這大冬天的農家雞不下蛋,人家坐月子你可要及早準備呀。”
    劉益生一聽這話忽然想起一個人來,連忙問道:“怎么這一陣子沒見沫河口集上那個宋寶來換藥呢?”
    “來過了。你不記得上星期天鐵路分局陸局長親自開車來接你去南營房給馬政委他老岳母看病了嗎?”
    劉益生恍然大悟,連拍腦門說:“可不是,我怎么把這事給忘了?當時我走得匆忙,總覺得有件什么事情忘記交待你,不想竟然會是這件事。那你就自己把他給打發了?”
    妻子說:“這事你能怪我嗎?人家那孩子來的時候像以前每次來咱們家一樣,拎著一籃子雞蛋,對我說,大姐,我這背上的瘡剛來你們家的時候,都有拳頭那么大,疼得白天黑夜不能安寧,是咱大哥不到一個月就讓它消腫去痛,雖說還不能干活,夜里倒是能夠睡個安穩覺了。可是自打那時候起到如今,這指甲蓋大的小口子再也不見好。我就
    “噢,你就把我的那個絕活毫無保留地給他交待了?”
    “是啊。”妻子還以為丈夫會滿意地夸上她一句。
    不料劉益生猛地一拍桌子說:“那你坐月子缺雞蛋吃,還能怪到別人嗎?”
妻子嚇了一跳,隨后卻猛然醒悟:“噢,原來你是留一手啊!”
    2019218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糾結的二胎
糾結的二胎
我深情地對你說
我深情地對你說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