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愛的主題曲之愛我你怕了嗎(六六)

時間:2019-05-19 21:33:30  來源:原創  作者:羽佳一鳴

用情至深

  轉眼兩個月過去了,梁曉蕓還是沒有醒。于雨朋幾乎寸步不離守著她,找了海內外的很多名醫,他們除了搖頭,就是擺手。

  楊洋最近總是有些不舒服,又是嘔吐又是頭暈,于雨朋認為她過于勞累,讓她回洛城休息,她卻不愿意跟他分開。于是常常找黃雯陪她看醫生,沒事就跑到梁曉蕓跟前陪她和于雨朋。

  龔興龍帶著米慧回洛城,于雨朋和楊洋都不在他不得不回去盯著,畢竟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們處理。他和劉云幾乎天天打長途給于雨朋,告訴他發生的什么事,有什么單據他們替著簽字了。

  于雨朋眼瞧著曉蕓母親天天抹眼淚,就讓小薛把她和小月月送回洛城,劉云早把北京的梁銅山接到洛城,住在于雨朋安排的新洛時代花園那棟別墅里。

  鐘英豪大哥出院了,專程和鐘英杰來看于雨朋和楊洋,來了才知道梁曉蕓的事情,同時也知道了楊洋和于雨朋的關系,當然也知道了洛城的秦婉玲和小承業。驚嘆之余,又不得不安慰起于雨朋,希望他早早收拾心情,好好照顧幾個妹妹。

  秦婉玲、牛永成夫婦、莫小蘭、程嬌先后幾次看望梁曉蕓,他們都盼望著她早點醒來。秦婉玲知道了小月月的事情,回洛城后三天兩頭地帶著小承業過去串門,為她買了成堆的衣服和玩具,還把她帶回去在爺爺奶奶面前玩耍,儼然當做親閨女呵護著。

  季氏國際頻臨垮臺,季老先生接受不了連番打擊,一病不起,再也不是那個叱咤風云的季巨富了。季維新意外地看破紅塵,在著名的大嶼山寶蓮寺剃度為僧,從此不問世事,丟下陳園照顧四個孩子和雙親,她本是養尊處優的少奶奶,如今傷心之余要親自照顧老人孩子都頭大,哪還有心思顧及別的。

  徐曉蕙挺著大肚子來找于雨朋,見面就抹眼淚,為梁曉蕓也為她自己。哭了好一會兒情緒逐漸穩定才說:“二哥,我不知道該怎么辦,Akins整天酗酒度日,眼看著肚子一天天大起來,我都不敢見家里人。想過幾次再回歐洲去,可是,唉——”眼淚“吧嗒”“吧嗒”掉下來。

  “曉蕙別哭,二哥知道你難過,一點兒都不比哥哥輕松。這樣吧,我一定找機會再和老三談談,目前他總是避開我,可能還是有怨恨。”于雨朋關切地說,他最怕見到女人流眼淚,天生就怕,“我早想過,老三的性格懦弱,骨子里卻是倔地要命,只怕他短期很難振作起來。不管怎么說,你也是他的老婆,我把季氏的股份交給你,讓小薛暫時先幫你一起管理,等你完全熟悉了再獨立經營,反正她在中環比較方便。老三過一陣就想通了,一定會回到你身邊。”

  “二哥,這擔子太重,我怕!”徐曉蕙沒有一點底氣,“還是你叫人管理著好些。”

  “曉蕙,聽二哥的,小薛會幫你,順便也會照顧你和孩子,直到你不再需要她照顧為止。二哥相信你的智慧和能力,有事兒隨時可以來找我,好不好?”于雨朋看著徐曉蕙的眼睛,為她打氣,“放心,二哥會把你當親妹妹看,你看小蘭最近的狀態多好?她以前只是在前臺接接電話,現在把食品公司管理的井井有條,你也一定沒問題,還不相信二哥的眼光?”

  “嗯,那二哥,我可有事隨時就打給你,可不要嫌我笨!”徐曉蕙破涕為笑,打心眼兒里感激于雨朋的支持。

  “你可一點兒不笨!好了,我叫人送你回去,明天叫小薛聯系你。”于雨朋笑著站起來,擺手招來司機,讓他小心地送她回家。

  徐曉蕙走了,于雨朋又站在梁曉蕓的玻璃窗外,看著她發呆,想起她那燦爛的笑容,認真的表情。

  黃雯陪著楊洋在瑪麗醫院的一個拐角坐著,表情嚴峻,心里在做著極力掙扎。她是楊洋的閨蜜,也是于雨朋的得力助手,無論是對誰都有不可言喻的特殊情愫。

  “親愛的,我認為應該告訴他,他有知情權,也有決定權,你這樣做將來肯定會后悔的,也會陷我于不義。我倒不怕成為罪人,我怕面對他,要不然你先弄死我算了,我真的背負不起這樣的,這樣的——”黃雯泣不成聲,眼淚“嗖”“嗖”往下墜。

  “好了,親愛的,我沒事兒,你就不能當不知道嗎?”楊洋遞給她幾張面紙,“我其實一點兒都不想要孩子,承業和月月不就是我的孩子嗎?還有小寶,只要能陪著他走下去就心滿意足了!誰知道這倒霉的病!”

  “就是啊,聽我的,你都打過幾次了,再打這一回也不怕!”黃雯多希望她能再接納一次建議,“人家醫生都說了,打掉以后機會高很多,哪怕咱治好病再要孩子也行!”

  “廢話,病能治好我就用不著要孩子了,可就是沒把握,才想著給雨朋留點啥!要不然他該多難過!”楊洋也有些激動,但比較坦蕩,因為她已經拿定主意。

  “醫生說盡快手術,機會高得多!”黃雯竭盡全力想說服楊洋,因為她相信于雨朋也會這樣做,“孩子也有他的份,讓他做主行不行?”

  “不行!這個我說了就算!”楊洋固執地一口回絕,“你再啰嗦?我跟你絕交!”她明白這是兩人的軟肋,誰先用誰贏!

  “你還是弄死我吧!親愛的,我求你弄死我吧!嗚嗚……嗚嗚……”黃雯再也忍不住了,放聲哭了起來。

  “兩位,介不介意聽我說幾句。”一個扎著金色馬尾的外國姑娘站在兩人的身后,白皙的面頰嵌著一對藍灰色的大眼睛,一身卡其色牛仔擺裙,邊緣點綴著蕾絲花邊,儼然是一個真人版的洋娃娃。

  “哦?請問你是?”楊洋立刻面露難色,她不喜歡別人管自己的閑事。

  “我叫Evie,E-v-i-e,港大醫科博士,專門研究肝硬化,就是你們所說的肝癌。”Evie用流利的普通話說,“我看了楊小姐的病例,有點不同的看法,想跟你們談談,其實這種病不是那么可怕,它比肺癌的康復率高的多。只要你愿意配合,再加上我們的新療法,我相信你完全可以戰勝它。”

  “Evie小姐,請問我們需要怎么配合?”黃雯忽地站到她面前,顧不得擦拭眼淚。

  Evie又向前一步說:“首先是拿掉楊小姐腹中的胎兒,再配合我們的藥物——”

  “停,你不要再說下去,這不可能!”楊洋打斷Evie的話,她此刻最不想聽的就是誰說把孩子打掉。

  “楊小姐,請你聽我說完,就算是你不拿掉胎兒,我們還是有辦法的。我只是有些不明白,為什么你們如此看重一個胎兒?自己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沒了生命,什么都沒有了,財產、愛情、尊嚴、面子都留不住。”Evie認真地說起了價值觀。

  “這些——你是不會懂得,我的孩子就是我的全部,是我和他的愛情結晶,他比我的生命更重要!”楊洋淡淡地說,說的不留絲毫的余地。

  “我想說,大多數人們相信的愛情是不可靠的。你這樣的痛苦抉擇是很偉大,但也是愚昧,你的男人才不管你多么難過,他要的只是他的孩子。而你最難熬的病發時刻,他可能在另外的溫柔鄉快活呢!”Evie認為很了解中國女人的感情生活,她們大多感情專一,往往會為了一個男人,傾盡一生等待,沒有事業,沒有朋友圈,沒有未來,甚至沒有自我。

  “是嗎?但我相信愛情,或許他是在別人的溫柔鄉,但他是愛我的!我也愛他,所以甘愿為他做一切!”楊洋的眼睛里自信滿滿。

  “那好吧,我不再勸你拿掉孩子,也會為你選擇適合你與胎兒共融的藥物,逐步為你治療,但效果可能會稍差。只要你不放棄我們就不會放棄,你愿意跟我們配合嗎?”Evie被她的癡心觸動,言語也溫柔了很多,像是好朋友間聊天。

  “謝謝,只要能保證不傷害到孩子,我愿意盡量配合,你們要確保不讓我的家人知道我的狀況,包括孩子和病情!”楊洋眼里也閃耀著幾絲希望。

  “當然可以,我們尊重病人的隱私。”Evie微笑著看楊洋,“我打算向院方申請做你的私人陪護,全方位觀察護理你的病情,費用由我自己承擔,你有問題嗎?”

  “我倒是沒有什么問題,錢也不是問題,不過我們可能要回內地去。馬上要春節了,我們必須回去,你要是愿意的話,我可以加倍給你費用。”楊洋看著Evie,又看看一旁的黃雯。

  “到什么地方沒關系,我就當是旅游吧,那就這么說定了,我明天聯系你。”Evie說完要轉身。

  “請稍等。”黃雯叫住Evie,又轉身對楊洋說:“親愛的,你確定不跟他商量一下?”她指的是于雨朋,忽然身邊多個人跟著,難保他不多心。

  “噢,也是。”楊洋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他的觀察力那么敏銳。她走進兩步對Evie說:“能不能委屈一下Evie小姐?在我男朋友和別的朋友面前,暫時當我的助理。看我都沒介紹,這是我閨蜜黃雯,她是公司銷售部總經理,回頭她會為你弄盒名片帶在身邊。”

  “沒問題,Good bye!”Evie轉身走了。

  楊洋轉身為黃雯擦拭眼淚,兩人手挽手向醫院大門走去。

  是啊,新年又要到了,孩子們總是盼著這個日子,成年人卻不得不考慮各種的憂愁。

  幾天后的傍晚,于雨朋依然守在重癥監護室外面。他真的是疲憊了,居然歪在椅子上睡著了,幾個月來他沒有踏踏實實地睡過一次。從王宏出事到季氏的股票戰,再到梁曉蕓出事,他一次次在午夜徘徊,一次次在夢中驚醒,又不得不是硬撐著實現突破。他明白自己不敢倒,因為太多事情等著他做,就連這樣的小憩,都是額外享受。

  忽然身子一震,于雨朋醒了,用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睡得真甜啊!身上不知何時多了件外套,他知道關心自己的人很多,或許是哪個看他睡相不雅的醫生、護士也未可知。他站起身來,下意識地掃了一眼病床上的梁曉蕓,頓時嚇得魂不附體。

  “人咋不見了!”于雨朋連忙闖進監護室四處看,床上、衛生間都不見她的影子,這下急了,“醫生!醫生!快來人!”聲音在安靜的走廊里傳出好遠。

  “先生,你怎么了?”

  “怎么回事?”

  “鬼叫什么?這是醫院!”

  “出事了,出事了!”

  “先生,這里不能大聲說話!”

  醫生護士,還有其他房間的病人家屬,圍過來十幾個人,大家起七嘴八舌,都在埋怨于雨朋。

  “大夫,曉蕓不見了!曉蕓不見了!”于雨朋急的團團轉,他埋怨醫生,埋怨護士,更加埋怨自己!

  “怎么會這樣?誰當值?”醫生們也面面相覷,有的質問護士:“你們怎么當值的,中午查房時還一切如舊呢!”

  “是啊,十幾分鐘前我還來為她量過體溫,怎么會忽然消失了呢?”值班護士急的頭皮都發麻。

  于雨朋急的沒辦法,只好向警察求助,急切間打給那位警司:“喂,陳警司嗎?我是于雨朋,我在醫院呢,梁曉蕓不見了!是呀,是在醫院,都趟了兩個月了,忽然不見的,都怪我剛剛睡——”

  “朋,你這是怎么了?”梁曉蕓出現在人群外面,看于雨朋急的方寸大亂,手舞足蹈地向電話里喊著,聲音哽咽著,這情景讓她心如針刺。

  “啊?曉蕓,曉蕓回來了!”于雨朋隨手就把電話扔了,一把抱住梁曉蕓,抱得緊緊的,生怕她又丟了。

  “傻帽兒,干嘛那么激動?我醒了看你睡著呢,就去樓下給你買杯黑咖啡!看你!”梁曉蕓也抱緊她,撫摸他的頭發。

  “不,我不要黑咖啡,我只要你!”于雨朋親著她的臉,“不許你離開我,不許嚇我!”

  “嗯,我答應你,你只要你不趕我走,我就粘著你,粘你一輩子!朋!”梁曉蕓激動地想哭,她心里一萬個舍不得,恨不得天天粘著他。

  重癥監護室沸騰了!再也不是安靜的病房!醫生護士帶頭喊,他們都激動,從業以來還沒見過一個病床上躺了兩個月的人忽然自己下樓買咖啡的!大家歡呼著,向梁曉蕓、于雨朋道賀!

  陳警司帶著一些屬下也趕來了,他正聽于雨朋說梁曉蕓不見了,忽然“啪”的一聲,接著掉線了。以為出了大事,帶著一些屬下迅速趕到現場。正趕上滿房子人陪于雨朋歡呼,也高興地咧嘴呵呵笑,連忙向上司匯報了這一喜訊。

下一章:包容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無法在評論區回復信息,請有話說的文友直接留言,或者加q:2177 381 651 謝謝!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