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念人:《追夢三部曲》第三部:情歸南溪(三)

時間:2019-05-28 17:44:44  來源:原創  作者:念人

  轉眼間,已入秋了。對于秋天來說,它好似與阿才緊緊連在一起了。從追夢路上奔跑的第一天起,阿才領導的致富社,所取得的每一步勝利,都是春天播種,秋天收獲。對此,秋天在阿才的心目中,是收獲的季節,是豐收的季節。所以,阿才對秋天懷著一種特殊的感情,只要是秋天降臨,致富社就迎來大豐收,又邁上一個新臺階。

  這天下午,當阿才正在酒店工地上,突然,他裝在口袋里的手機“鈴鈴”響起來,他急忙拿出電話聽。

  “您好……”

  “你是李阿才同志嗎?我是老周。”

  “周鎮長,我是阿才。”

  “今天接到縣委組織部通知,請你明天到組織部報到。”

  “什么事?”

  “另有任用!”

  “另有任用?好的,我知道了!”

  阿才放下電話后,心里說高興也感到高興,因為,自己的工作得到組織與人民的肯定;說不高興也不高興,因為,調任就是意示著要離開南溪村。出生南溪村,他對南溪村一草一木,十分熟悉與熱愛,尤其是這幾年來,他與南溪村鄉親共同努力,把一窮二白的小山村變成了社會主義集體化共同富裕的山村,并與鄉親們建立下深厚的感情。南溪村需要阿才,阿才離不開南溪村鄉親。阿才心里明白,此次縣委組織部調任,肯定是調到別的鄉鎮任領導工作。可是,阿才覺得自己盡管叫阿才,那是父親代替起的名,但是,他感到自己并不是當官的才,對此,從小對當官不是太感興趣。即自己的能力來說,能把南溪村工作搞好,讓鄉親們擺脫貧窮,走上社會主義集體化共同富裕道路,也就心滿意足了。不過,阿才又考慮到,我是一位共產黨員,既然是共產黨員,就要擔負起共產黨員責任,共產黨員不僅僅局限于只帶領南溪村鄉親們致富,更有責任幫助更多貧窮老百姓,擺脫困境,一起走社會主義集體化共同富裕道路。

  第二天一早,太陽還沒有露面,鄉親們得知阿才要調任,早早就來到阿才的別墅家門口,把門口圍得水泄不通,個個都不情愿阿才調離南溪村,要求阿才留在南溪村繼續帶領他們在致富路上奔跑。

  阿才見到鄉親們擁擠大門口,趕忙跑了出來。這時,群眾見阿才走出來,便異口同聲地喊:“阿才,您不能走……阿才不能走,南溪村需要你,致富社需要你。”有些群眾竟眼淚汪汪,緊握著阿才的雙手說:“阿才不能走,南溪不能沒有您哦!”

  面對鄉親們苦苦的挽留,阿才感動得流出了眼淚。他心里清楚,鄉親們挽留的淚水,這是對自己信任的淚水,也是對自己寄托著無限希望的淚水。他用手一舉,然后對群眾說:“鄉親們,我不會走。請大家放心,我阿才是南溪村子女,永遠是南溪村人。”

  “東走西走,都比不上我們南溪。”一位女社員說。

  “鄉親們,如果我真的調任的話,并不是去享受。大家知道,我阿才是一位共產黨員。共產黨員就是吃苦在前享受在后。”阿才說。

  “我們南溪村剛剛起步,今后,還有很多工作需要您帶領我們去干啊!”一位男社員說。

  “我是一名共產黨員,要服從組織需要。今天,我是去縣里開會,不是離開南溪村,晚上要回來。”阿才耐心向群眾解釋說。

  大家聽到阿才這一說,個個臉上都露出了笑容,放心地離去。

  阿才眼看著鄉親們一個個離去,心里有說不出的感激。南溪村有今日的聲譽,并不是自己一個人的功勞,而是全村鄉親們的功勞。他又想起長篇小說《曙光》那句名言:“留住了青年就是留住了希望。”對此,沒有南溪村青年的支持,一則無成。所以,南溪村能有今日,一切歸功于黨的領導,歸功于南溪村人民。

  鄉親們走后,上午八點半鐘,阿才不去南岸鎮坐汽車,而且騎上自己那輛摩托車往縣城。南溪村到南江縣城有六十多公里路程,阿才用了約兩個小時,到達了縣委組織部。

  縣委組織部在南江縣委大院內。十一點鐘,阿才到達縣委大院門口下車,當他推著摩托車進入大院時,這時,大院門衛看到這位身高僅一米六五,頭發松散、滿臉是汗、卷著褲檔,穿解放鞋,身上掛著一個黑色舊皮革包瘦條青年人,不像是縣委機關干部,便把他攔住了。門衛用很嚴肅的口氣,命令式的叫他將摩托車放在大院圍墻外,然后,拿出身份證檢查,進入值班室進行登記。

  阿才登記完畢后,剛從值班室內走出門口,剛好遇上組織部張干事,他大聲說:“阿才副縣長,您好,歡迎您!朱部長在一樓辦公室等您。”說著,倆人互相握手問好。

  此時,站在一旁的門衛,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竟是剛來的副縣長,于是,他一下子手忙腳亂起來,趕忙走上前去,不好意思地對阿才說:“您就是阿才?名聲在外。對不起,李阿才副縣長!初次見面失禮了,請諒解!”

  “沒關系!沒關系!”阿才大方地說。

  “李副縣長,我幫您把摩托車推到大院內停車場放。”說著,門衛從阿才手中接過摩托車,往大院內停車場推過去。

  門衛走后,乘沒有人進入的空間,阿才從皮革包里掏出手帕,擦掉臉孔上的汗水,低頭放下褲腳,撥了撥松散的頭發,然后,三步并做兩步朝辦公大樓走去。

  進入辦公樓,他轉左側來到一樓朱部長辦公室。這時,他看到已年過五十,長一付光頭的朱部長,正在埋頭圈閱文件。

  “朱部長,您好!”阿才一邊入室一邊打招呼。

  朱部長抬起頭來,看到是李阿才同志來了,便微笑地走上去與阿才握手。然后說:“李阿才同志,你來了,請坐!”

  朱部長為阿才沖上一杯熱茶后,接著說:“阿才同志,據下鄉的同志回來說,你們南溪村今年又上一個大項目,是嗎?”

  “是的,自從南溪村擺脫貧窮走上社會主義集體化共同富裕道路后,到南溪村參觀團體越來越多。為了適應大家互相學習交流,今年初,我們南溪村利用前水后山的自然資源優勢,新上馬一個度假村項目,這樣,既解決到南溪村參觀旅游者吃住問題,同時,又發展南溪村經濟,兩全其美。該項目十月份竣工。明年立春,開門迎客。到時,請朱部長蒞臨指導啊!”阿才興奮地說。

  “不敢,不敢說指導。搞經濟,你是行家。有時間的話,可以去看看南溪村新面貌。”朱部長謙虛地說。

  “好!這里,我先代表南溪村干部群眾,歡迎朱部長光臨!”阿才很高興地說。

  “好!我們話歸正傳。你認識廖正才同志嗎?”朱部長問。

  “認識,認識!”阿才插話中說。

  “廖正才同志已調往漢陽市任市長了。走時,他向組織部推薦了你,讓你來接替其副縣長職務空缺。經縣委常委會討論通過,鑒于你抓南溪村脫貧致富成績,決定破格任命你為縣委常委、副縣長職務,接替廖正才原常委、副縣長的工作。至于待遇問題,你戶口不移遷,不占用財政配額,但是,每月政府生活補貼三千元,出差一切費用實報實銷。”朱部長傳達文件精神。

  阿才聽到任副縣長職務,確實出了自己的意料之外,心里感到非常激動,感謝組織上給予自己最大的信任與鞭策。可是,他感到壓力非常大。因為,全縣這么重的擔子,擔心自己挑不起來,影響全縣經濟發展,拉國家扶貧的后腿。搞一個村經濟工作可以,但是,搞全縣經濟工作不一定可以,自己缺少對全縣經濟掌控經驗。想到此,他向朱部長說:“我對全縣經濟工作不了解,也沒有掌控全縣經濟工作經驗,我擔心做不好,辜負了黨與人民的酷愛與期待。對此,我不適應擔任常委、副縣長職務,請縣委另行考慮人選。”

  “縣委常委考慮到你各方面的突出表現,才破格任用你為副縣長。你是共產黨員,既然是組織上決定了,你就服從為是。”朱部長嚴肅地說。

  朱部長這么說,而且話中有話,阿才見沒有協商的余地,只好服從了。走時,朱部長還告訴他,第二天到縣府大院一號樓上班。

  阿才走出朱部長辦公室后,轉身來到大院停車場,把摩托車推出縣委大院門口,本想到街上為小發仔、母親買些零食,可是,他考慮到路程較遠,加上心里激動煩雜,沒有心情逛街,拜訪朋友,馬上騎上摩托車返回南溪村。

  返回家鄉路上,阿才頭腦里反反復復想得很多很遠。當他接到周鎮長‘另有任用’的通知時,他想到最多只是到鄰近二三十里遠的鄉鎮擔任副鎮長或者鎮長而已,這樣,離開南溪村沒有多遠,還可以擠出時間返回南溪村看看。如今,到了遠離家鄉五六十公里遠的縣城任職,而且是主管全縣農村農業工作,千頭萬緒,要想擠出時間回南溪村看看就困難多了。南溪村鄉親勤勞樸實,和睦相處,同心同德,共同追夢,說實在的,阿才真的很舍不得離開他們。不過,話說回來,俗話說:有心不怕千里遠。只要有這一顆心,即使分開了也是心心相通的。

  夜幕降臨,阿才回到了南溪村。此時,南溪村鄉間別墅一條街路燈都亮了。阿才下摩托車仰頭一看,只見一朵朵潔白的海棠花,在路燈底下,隨著從田野吹來一陣陣東南風,微微地搖動著,好似是向這位南溪村好兒子歸來招手致敬。往日,海棠花開得很美很白,阿才從來沒有認真觀賞過;可是,今晚,突然靜下心來仔細認真地觀賞海棠花,他才真正感覺到,九月南溪村的海棠花不僅潔白無瑕,而且芬香誘人。此刻,在阿才的心中,海棠花比任何時候開得更加艷麗奪目。

  是的,人往往總是這樣,每當就將要離開自己心愛的人時,才真正流露出藏在心底深處的情感。然而,這種情感才是人生中最純真善良最潔白無瑕。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