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念人:《追夢三部曲》第三部:情歸南溪(五)

時間:2019-05-28 17:50:20  來源:原創  作者:念人

  話說全縣扶貧攻堅戰打響后,阿才忙得不可開交。除縣委召開常委會以及縣一些重要會議,必須親自參加外,辦公室事務交代給秘書處理,他身穿上風衣,腳穿解放鞋,卷起褲腳,帶領著縣扶貧辦主任鄭天文、農業局長吳亦農,早出晚歸,馬不停蹄,深入扶貧村莊了解扶貧進展情況,當場拍板及時解決一些扶貧工作中遇到的實際困難問題,從而加快扶貧工作進程。僅兩個多月時間,跑了三十多個扶貧難度較大的村莊,幫助這些村莊解決了資金、人員、土地等方面棘手問題,使扶貧工作得到順利進行。

  這天,阿才參加縣委常委會議結束后,已是下午下班時間。他沒有回到縣委招待所家中,而是回到縣府大院自己的副縣長辦公室。此時,秘書小蘇下班了。他看到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簡報資料,就趕忙走過去處理。他打開一個文件夾又一個文件夾,認真地翻閱著每一個文件,看完文件后,他看到有些文件需要自己簽名的,就負責任地簽上自己的名字,有些文件不需要簽名的,他翻閱后整齊的放在一旁。這樣,他把所有文件都處理完畢,直到晚上十一點,肚子里“咕嚕咕嚕”響時,才知道自己還沒有吃晚飯。他原打算到大街上吃快餐,可是,又擔心影響不好,于是,他一個人返回到招待所家中,從掛包里拿出一包方便面沖開水吃。方便面剛吃完,此刻,他舉起手看了看手表,已是零晨一點三十六分,于是,抓緊時間洗澡,然后,他急急就上床睡覺了。

  是的,阿才調到縣里工作已半年多了,一百多個日日夜夜,他沒有睡過一頓安穩覺,每天晚上都是零點過后才睡覺,工作量比在南溪村工作量不知道翻多少番。不過,對于一心撲在工作上的阿才來說,這個問題倒能夠應付。在他的腦海中,重要的是扶貧致富問題,如何進一步加快扶貧致富步伐?一直使他牽掛在心上,日夜難枕。

  每天一早,太陽尚不露面,阿才就早早起了床。想起在南溪家鄉時,此刻,阿南已經做好熱烘烘的早餐,等待著丈夫、孩子與母親的到來。如今,單身一人在外,每天早上起床后,只有自己動手沖方便面做早餐了。招待所服務員常常看到阿才用方便面做早餐,個個都感到驚奇與敬佩。這樣,“方便面縣長”外號,便在大眾中傳開了。

  今天早上,刷牙洗臉后,正當阿才用開水沖方便面做早餐時,放在床頭邊的手機“鈴鈴”響起來,他急忙放下手中的筷子,走到床頭拿起電話。

  “哎!我是阿才!”

  “李副縣長,我是縣交通局駐三嶺村扶貧干部張飛!”

  “張副局長,有什么事?”

  “三嶺村因地制宜創辦一個家具廠,我們籌集到三十萬元,貸款二十萬元,項目工程已破土動工。可是,要爭取今年入秋之前完工,尚缺五十萬元,請縣扶貧辦幫助解決一下。”

  “好!今天我去了解一下,再定!”

  “好!我們等您來。”

  阿才放下電話,立即給扶貧辦鄭天文、農業局吳亦農、林業局孫立打電話,叫他們上午八點半,到縣政府大院集中往三嶺村。

  打完電話,他看了看手表,已是八點鐘,他趕緊把尚未吃完的方便面丟到門口的垃圾桶里。然后,他拿起隨帶的文件袋,往縣政府大院走去。

  在車上,阿才與他們三人互相交流起來。

  鄭天文匯報說:“到昨天止,據各村鎮報上來的情況表明,全縣六十個扶貧村,群眾對走社會主義集體化共同富裕道路熱情高、干勁足,已經有四十多個村莊群眾自愿帶土地參加社會主義集體致富社,在政府扶持下進行舊房改造,上項目發展村辦企業,壯大集體經濟收入;但是,也有一二個村莊,至今連舊房改造僅進行了一半,創辦項目都未定下來。主要原因是,村里有這么一二戶先富起來家庭,他們不愿意帶土地參加致富社,不愿意走社會主義集體化共同富裕道路,起到了消極影響作用……”

  阿才聽到這里,笑了笑地說:“這種情況,與南溪村創辦致富社情況一樣樣。南溪村也有這么一二戶先富起來的家庭,起初,他們也不愿意參加致富社。后來,我把致富社搞起來后,他們看到全村鄉親都住上漂亮的鄉間別墅,辦起了小學、幼兒園。我們規定,住別墅、進小學、幼兒園,必須是致富社社員。這一下子,他們心里焦急了,紛紛登門找我,請求同意他們的孫女進幼兒園、小學讀書。我說:社員子孫才有資格進入幼兒園、小學。你不是致富社社員,你子孫就沒有資格進入。求來求去,好話說盡。最后,他們跪在地上求情,我叫他們去求社員,社員同意了,你們的子孫就可以進入小學、幼兒園讀書。說完后,他們趕忙站起來,灰溜溜地走了。

  阿才剛說完,三個人“哈哈”大笑起來。吳亦農接著說:“對這種私欲膨脹的人,搞私有化的人,就要用這種辦法懲治。使他們認識到,不走社會主義集體化共同富裕道路,只有死路一條。”

  他們說著說著,十點鐘左右,車到了三嶺村。張飛領著他們來到村委會辦公室。村委會主任陸思財為他們沖上幾杯茶,阿才一邊喝茶一邊聽張飛匯報扶貧情況。

  張飛簡單匯報了三嶺村扶貧情況。他說:“三嶺村三面臨山嶺,滿山遍野都是樹林,具有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然而,三嶺村每家每戶都有巧工能匠,素稱于家具之鄉。對此,我們經過多次召集一些巧工能匠論證,他們都贊同創辦一間家具廠,并表示說:充分發揮自己自然優勢,利用自己技術專長,為辦好家具廠貢獻力量……”

  說完,他引領著阿才副縣長等三人,來到座落在三嶺村后嶺的家具廠工地。只見一幢三層高的廠房、一幢水泥平房倉庫已經建好,前面一塊像藍球場的廣場,也已經平整完畢并鋪上水泥面……如今,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為了使家具廠上馬,阿才轉身與身邊的鄭天文、吳亦農、孫立、張飛交換意見,當場拍板撥款五十萬元扶持三嶺村家具廠,引進機械設備。

  這時,鄭天文把阿才拉到一旁表示,他對扶持三嶺村五十萬元沒有異議。但是,他小聲告訴阿才說:“到目前為止,全縣扶貧資金僅剩余三十萬元。”

  阿才聽到鄭天文這么說,一下子睛天霹靂,他感到奇怪地說:“五千萬元扶貧款,怎么就僅剩下三十萬元了?”

  鄭天文吞吞吐吐解釋說:“全縣扶貧資金五千萬元,縣委抽調了兩千萬元,剩下三千萬元。而這三千萬元,經您審批同意,已經陸續下撥給六十個扶貧村莊。這樣,僅剩下三十萬元了。”

  阿才聽到鄭天文這樣解釋,火氣一下子點燃,他不客氣地責問:“省府明文規定,扶貧資金專款專用。那二千萬元用做什么了?”

  鄭天文又吞吞吐吐地說:“我那里知道用做什么。凡正是縣委通知抽調款,你敢…不給?”

  阿才接著說:“這么多錢,也應該與我打個招呼!”

  這時,站在阿才身邊不遠處的吳亦農,見阿才與鄭天文說話不對勁,便說:“好了,時間不早了,什么事回去再議吧!”

  阿才看到當場拍板撥款五十萬元,說出已經收不回來了。于是,面對面交代鄭天文說:“回縣后,你及時與財政局辦理三十萬元下撥三嶺村,不能拖欠;剩余二十萬元,我叫南溪村致富社支持。”

  在返回縣城的車上,車里沒有人說話,寂靜無聲。阿才坐在小車前座,一句話也沒有說。盡管眼睛注視著前方,但是,二千萬元去向不明問題,依然在他的腦海里時刻浮現著。按照規定,誰主管全縣扶貧工作,使用扶貧資金必須經主管領導審批,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是,在縣委常委會議上,分工自己主管全縣扶貧工作,然而,動用這么一大筆扶貧資金,不但不經過討論審批,連打個招呼也沒有,這是什么原因呢?如果別人一旦知道這個問題,把挪用扶貧資金一事捅出去,我這個主管扶貧工作縣委常委、副縣長是負不起這個責任的。于是,對于這個問題,他越想起來越覺得事情嚴重性。冷靜一想,是否有人妄圖乘自己剛上任不久之機,不大了解行政機關管理制度,從中作梗漁利呢?是否有人暗中做手腳,想整死我阿才呢?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