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念人:《追夢三部曲》第三部:情歸南溪(七)

時間:2019-05-28 18:00:03  來源:原創  作者:念人

  冬去春歸,扶貧工作進入了第三個年頭,也就是阿才上任中共南江縣委常委、副縣長職務三個年頭了。

  話說回來,經過上級驗收小組的驗收,大家一致通過了南江縣提前完成歷史性的扶貧任務決定。阿才聽到這一消息,心里格外激動,熱淚盈眶。是的,這來之不易的振奮人心消息,誰不為之高興啊!確實使全縣人民奔走相告、萬眾歡騰。世世代代貧窮的南江縣,僅用三年的時間,結束了三十多年搞單干私有化的歲月,走上了社會主義集體化共同富裕康莊大道,全面實現了小康社會。只有共產黨領導,才能創造出這樣驚天動地的奇跡,只有習總書記領導下,才能有這樣振奮人心的喜訊。

  三年的扶貧工作,確實使阿才日夜無眠、牽腸掛肚。如今,圓滿完成任務,結束了貧窮的日子,壓在阿才心頭上的大石頭,終于滾落到地上,松了一大口氣。

  當阿才與全縣人民沉醉在這喜訊之中時,阿才往日所擔心的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

  這天上午十點左右,中共南江縣委扶貧工作領導小組在三樓縣長小會議室召開成員會議,阿才正在做關于《南江縣三年扶貧工作總結》發言時,縣紀委副書記李長華帶領兩位紀檢人員臉色鐵青的進入會議室,與會同志見到縣長小會議室突然進來紀委人員,知道情況不妙,大吃一驚,像戰爭就將要爆發一樣,人人臉上都顯得緊張不安。這時,李長華對阿才嚴肅地說:“阿才同志,經縣委領導同意,你有經濟問題嫌疑,現接受組織審查。”

  阿才一聽到有經濟問題嫌疑,心里一下子明白過來,擔心的禍臨頭就臨頭了。他對李長華說:“究竟有什么經濟問題?扶貧工作一完成就對我下手?”

  “阿才同志,此事,暫不可奉告。跟我們走吧!”李長華說。

  “走就走,這明明就是陷害!”阿才氣憤地說。

  在與會同志們心目中,阿才帶領全縣人民改變了南江縣世世代代貧窮落后的山村,讓全縣人民過上了幸福美滿好日子,功不可沒,他是一位人民功臣。可是,功臣一下子變成犯人,真是不可思議。大家眼睜睜地看著阿才走出門口,心里感到十分婉惜,既莫名其妙,又不知其所以然。

  大家見阿才當場被押走,個個都顯得不知所措,于是,他們都在小聲議論紛紛。

  有人說,阿才掌控那么多扶貧資金,也可能有貪污受賄行為;有人說,剛上任三年,即使貪污受賄都不多;

  有人說,阿才為了捍衛集體財產,寧愿自己挨打不還手,生命都不要的人能貪污受賄嗎?

  有人說,阿才是省人大代表,要抓人也要出示省人大常委會批捕證?

  總之,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議論著,一場愉快的扶貧總結會,變成了一場悲情的議論會。此時,縣委扶貧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縣扶貧辦主任鄭天文,他看到大家都沒有心思繼續開會了,考慮到阿才作為縣委領導主持人不在,即使繼續開會效果也不大。于是,他便站起來宣布說:“今天會議到此結束,何時復會,等待通知。”

  與會人員見宣布會議結束了,立即收起資料、筆記本,陸續離開自己的座位,走出三樓縣長小會議室。此次扶貧總結會,就這樣不歡而散。盡管扶貧工作圓滿完成任務,但是,扶貧總結工作卻半途而廢,令人心寒。

  話說阿才被押到縣紀委書記鄭重新辦公室。這時,當阿才進入鄭重新辦公室時,鄭重新正在埋頭簽發文件。此時,他見阿才被拘押人員押送進來,便站起身來說:“阿才同志,你來了!”然后,他舉手一擺,暗示拘押人員退出辦公室。

  鄭重新離開辦公桌,走到阿才面前說:“阿才同志,到這邊沙發上坐,我們談談。”

  阿才一言不發,順著鄭重新的手勢,坐到沙發上。

  鄭重新拿起茶壺,為阿才倒了一杯茶后,接著說:“阿才同志,我們都是縣委領導干部,就不講客氣話了,我們開門見山地說。今天請你來,你是縣委常委分工主管全縣扶貧工作領導人,有人舉報你貪污挪用扶貧資金,是否有這種情況?我黨的政策,你作為黨的領導干部,應該懂得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治病救人有關政策。如果有的話,請你坦誠地交代清楚,我們會考慮從輕處理;如果抗拒的話,后果是嚴重的。對于這一問題,相信你是懂得的。”

  阿才面對這位話調緊迫的紀委書記,他胸有成竹地說:“我是省人大代表,享有拘押欲免權。你拘押我這位人大代表,是否有省人大常委會批準?”

  “有的!”說著,鄭重新從柜臺里取出一個批準文件。阿才接過批準文件一看,確是省人大常委會文件。此刻,阿才才意識到,這是一樁早有預謀的陷害案。這樁預謀陷害案來勢洶洶,他感到是有一定政治背景來頭,看來這樁案一定要將我阿才置之死地才能罷休,才能達到其目的。

  阿才看到鄭重新把自己像犯人一樣進行談話,心中感到很不高興。他不顧一切,莊重地說:“我阿才做人堂堂正正,如果貪污挪用公款一分一毫,我愿意接受組織上任何處置,甚至以死來贖罪。”

  鄭重新看到阿才說話底氣很足,便轉稍緩的口氣說:“好!你回去自己檢查一下,向組織寫一份思想交代材料。明天上午交給我。”

  鄭重新個仔不高,椰子殼臉,身高約一米五七,梳著一付光滑頭發,那長長的吊眉籠罩著一雙小而陰的眼睛,總是皮笑肉不笑。凡是落下這種人的手,不有問題也得有問題,不死也得死。

  面對縣紀委的調查,一下子把阿才腦海里,剛剛獲得的那份喜悅感,沖走得一干二凈,一種恐怖感占據了他的心頭。

  阿才返回招待所宿舍,心里十分煩亂,中午飯也不想吃,他一人靜靜的躺在床上,冷靜地尋找恐怖根源,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時候,與什么人結下這么大的深仇大恨呢?

  此時,他躺在床上,雙手抱著頭,回憶起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他想到從返鄉創業到現在擔任副縣長為止,大約十年時間內,他經歷過了三起三落的風波:

  第一起風波:為了保護致富社魚塘,與破壞集體財產階級異己分子鄧龍斗爭。鄧龍打傷了自己,被判刑三年。鄧龍刑期滿釋放,從此,結下了恩怨。阿才與鄧龍同出生一個南溪村,互相了解。至今,鄧龍已是五六十歲的人了,從祖祖輩輩來看,也沒有什么社會背景,憑鄧龍一家本事是翻不起什么波浪的;

  第二起風波:南山村黑老大鄭天雷無理毀壞致富社菊花園,妄圖霸占南溪村土地。阿才與黑老大鄭天雷斗爭中,自己寧愿挨揍不還手,并不與黑老大鄭天雷爭斗,倒是鄭天雷仗勢欺人打傷了自己和社員三人。縣、鎮派出所警察及時趕到拘捕了黑幫分子十二人。過后,兩個打人兇手判刑三年,其余人按治安管理處罰條例拘留十五天進行教育才釋放回家。當時,警察一到打人現場,黑老大鄭天雷就帶著兩名馬仔打手偷偷溜走了。對這件事情,黑老大鄭天雷事后會不會秋后算賬報復?阿才心中無數。

  第三起風波:鄧州房地產老板從虎口中贖阿霞出來,拐騙到鄧州當四姨太太。老板因非法集資詐騙罪,被公安機關逮捕歸案,判處五年徒刑。如今,老板已獄中期滿釋放出來,了解到阿霞逃跑回南溪村,找自己的原來丈夫,是否買通當地有權有勢人物,把阿才置于死地,然后,再次劫走阿霞……

  阿才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思索著這三大風波,是哪樁風波與自己結下這么大的仇恨?他詳細地考慮,第一起風波是不大可能的。因為,鄧家主帥鄧才發在前兩年已去世;鄧家長子鄧龍已年近六十,心有余而力不足;二子鄧虎是一位飽食終日游手好閑之人。對此,阿才排除鄧家報復的可能。最大可能問題落在黑老大鄭天雷這一手。盡管他對鄭天雷發跡不大了解,但是,黑老大能夠發跡到如今一手遮天,肯定有一定社會背景。他想起四川有名的黑老大劉漢,能夠從一位鄉下窮光棍發跡到資產幾十個億,響遍全國的大老板,如果沒有最大的貪污腐敗官員周永康當后臺,為他掌腰,他是不敢橫行霸道、無法無天、殺人滅口的。想到這里,阿才心里有了數。考慮到自己從沒有貪污受賄挪用公款,也不可能貪污受賄挪用公款,自己是清白的,沒有什么可交代的。他認定了,這是一宗純粹的陷害報復案。俗話說,樹正不怕影歪。于是,他鼓起勇氣翻起身,走到桌子前拿起筆,在交代白紙上寫了四個大字:“陷害忠良”。

  阿才寫完這四個大字后,肚子里就“嗡嗡”作響。忽然間想起自己尚未吃中午飯,他看了看手表,已是傍晚六點多鐘了。于是,他隨即放下手中的筆,準備到街上吃一頓快餐。這時,放在桌子上的電話響起了,他順手拿起電話。

  “李副縣長,我剛剛接到縣紀委通知,縣紀委報縣委常委會討論同意,免掉您縣委常委、副縣長的職務。”阿才的秘書小蘇來電說。

  “好,知道了!謝謝!”阿才說完,放下了電話。對于自己被免職一事,阿才已預料到會來這一手,心中早有思想準備。因為,當上午走進鄭重新辦公室時,看到鄭重新那一副皮笑肉不笑的陰沉嘴臉,已經預料到的了。不過,說實在的,他意料不到來得這么快,上午剛談話,下午就免職,不免顯得太猖狂了

  這件事情起因是,在三嶺村當場拍板解決五十萬元扶貧資金問題時起因的。那天,阿才對鄭天文當面追問起那兩千萬元往何處去一事。鄭天文是教師出身,心胸狹隘,他回來后,馬上向堂兄鄭重新匯報了這事。然而,鄭重新是整人的老手。他心里非常清楚,如果繼續讓阿才知道此事,那問題就一定會暴露的。對此,必須想方法整死他讓其閉口。以自己整人的經驗,如果想整死一個人,首先要先迅速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讓其沒有任何底氣,沒有任何抵抗之力,這樣,挨整對象就會失去信心。于是,在下文件之前,他急急去找縣委書記趙運發共同密謀。鄭重新密報說:“阿才已經過問那兩千萬元扶貧資金問題。為了阻死阿才的嘴巴,我們必須先下手為強,盡快撤銷阿才黨內外一切職務,以經濟問題將他抓起來,判處十年八年,以防后患。”

  趙運發聽鄭重新密報后,狠狠地說:“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既然,阿才愛管閑事,想堵死我們的財路,那就封他的口。你以紀委下文,先撤銷其一切黨內外職務,過后,我才在縣委常委會上通過。”

  本來對干部的處理,按干部規矩,應該是先通過,后撤銷。但是,自從趙運發擔任縣委書記,成為南江地頭蛇以來,以改革為名,凡是不聽話,影響他升官發財的人,先撤職后通過。以先斬后奏,保住自己的官職。

  南江當地人都知道,趙運發出生于一個南江窮山村,文化程度初中尚未畢業。十幾歲那年,正遇上改革開放,憑著自己那膽大敢闖的膽子,鉆國家政策空子,成立股份公司,大搞香煙走私,賺了大錢,成為貓論所鼓吹的少數人先富的典型。然后,精明的趙運發捐款創辦希望學校,入了黨;花錢買選票,當上了省人大代表。在九十年代貪官腐敗分子最猖狂時期,他花了三千多萬元,買了縣委書記這一官職。然而,盡管趙運發文化水平低,組織領導能力差,但是,他是個生意人,頭腦靈活,交際廣,不會做虧本生意。對此,他早已心中有數,既然花三千多萬元買了縣委書記的這一頭銜,任職期間,不僅要補回三千多萬元,而且還要賺回三千多萬元,甚至上億元。

  話說回來,阿才放下電話后,自言自語說:“干不了,返回老家南溪村,與社員們一起干!”說完,他穿上風衣走出招待所,朝快餐店走去。

  走出門口,街上的路燈已亮。此時,人來人往,熙熙攘攘,他走出門口后,來到右街邊不遠處的一間朝陽快餐店。可是,快餐店排起一條長龍隊伍,他不愿花時間去排隊,立即轉身往左街大約一千多米遠的旺角快餐店。然而,這間快餐店卻擠滿了顧客,他看到這情景,此刻,沒有那么多心情在快餐店擠來擠去。于是,立即轉頭返回招待所家中,煮開水沖自己的方便面……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