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普濟寺

時間:2019-06-09 17:10:41  來源:  作者:烈火雄心
字幕:我們中華民族,有著悠久燦爛的文明,每一個文字的應用,都有嚴格的說法。可是,在很久以前,卻發生了這樣一個故事。
 
普濟寺
 
(微電影)
 
內容簡介:普濟寺長老圓寂之后,他的弟子法圓不守佛規,帶頭胡作非為,搶占良田,霸占民女,百姓怨聲載道。民女李春花告到京城,清官鐘誠了狀子,稟報皇上那里,皇上說出家人罷(耙)了吧。圣旨一下,當地的官軍和黎民百姓,將普濟寺的和尚拿住,一起推到挖好的淺坑里,用牛拉著耙將和尚耙了。沒過多久,皇上追問此事,鈡誠說耙(罷)了,皇上問:“咋耙的?”鈡誠把經過說了一番,皇上聽完長臉了,他說的罷和(耙),是同音不同字,由此留下了千古傳說。
 
噹,噹,噹……
暮色的鐘聲,在原野上回蕩。
綠樹掩映下的普濟寺,一群和尚吆喝著下山。
撞鐘的和尚,撞完最后一下,急忙去追前面的和尚。
 
村子里。
響亮的鐘聲,傳到山下村里。
聚在一起閑聊的人們,頓時緊張起來。
大伙慌忙散開,紛紛朝自己家里跑去。
年過半百的李老漢,走到自己家里,急忙插好院門。
聽到門響,老伴從屋里出來,責怪起李老漢:“老東西,你發什么瘋的,天不黑你就插什么門。”
李老漢:“我剛才聽人家說,普濟寺的和尚,看見誰家的地好就霸占,看見長得俊的女人就搶。”
老伴:“不會吧,出家人以慈悲為懷,那會干出傷天害理的壞事。”
李老漢:“那是以前的普濟寺,自從法慧長老圓寂之后,他的弟子法圓,不守佛規,帶著一伙禿馿,今天霸占人家的良田,明天搶占人家的閨女。雖說咱這里離廟遠一點,還是小心點吧。”
老伴:“要是這樣,我叫春花注意點。”說完,直朝西廂房里走去。
 
西廂房里。
窗前坐著一位身材窈窕的姑娘,他叫春花,今年十八歲,圓圓的臉蛋上,嵌著一副丹鳳眼,她是一個有主見的女子,也是一個大膽潑辣的姑娘。
父母親在院子里的說話,春花聽得一清二楚,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來一個女伴男裝。母親進屋時,看到一個假小子,大吃一驚:“這個死妮子,啥時招來一個野漢子。”
嘿嘿……,春花噗呲一聲笑了。
母親罵道:“死妮子,瞧你這身打扮。”
“娘!我……”春花剛要解釋,外面院子里咚咚幾聲。
春花朝外一看,幾個翻墻入院的和尚,來到父親跟前。
小和尚:“老東西,快把你閨女交出來。”
李老漢:“幾位師傅,出家人慈悲為懷,不要做那傷天害理的壞事。”
叭叭,小和尚抬手就打李老漢二個耳光,惡狠狠地說道:“老東西,我沒有功夫聽你扯淡,快把你女兒交出來。”
西廂房里,春花娘看見老伴挨打,急的喊了起來:“你……”
春花急中生智,伸手把母親的嘴捂住,又在母親耳邊交代一番。
“啞巴,快去前院叫您四嬸,您姐姐病了。”春花娘拽著春花,從西廂房里走了出來。
  李老漢心存疑慮:“啊?”
春花故意站著不走,手指嘴:“啊……”的叫
老伴推擁著春花:“快去吧,啞巴。”
“啊……”春花走到父親跟前,起勁推了父親一把。
李老漢會意:“我帶你去。”
李老漢和春花一走,幾個和尚忙的朝西廂房里跑去。
 
春花的房間里。
幾個和尚向餓狼似的跑到床前。
大和尚污言穢語:“小寶貝,我來啦。”
小和尚也想好事:“妹妹,我……”
叭叭,大和尚沒讓小和尚說完,就揍二個耳光,瞪著眼睛大吼一聲:“滾開!”
春花娘進屋阻攔:“你們不能這樣。”
大和尚不理,伸手掀開被子。
“啊?”大和尚暗吃一驚,被子下面,都是一些衣物枕頭。
小和尚指著后墻敞開的窗戶說道:“大師兄,春花跑了。”
大和尚:“快追!”
幾個和尚朝外面追去。
春花從前院回來,幾個和尚從她旁邊跑走。
春花:“娘!你看見了吧,普濟寺的和尚,沒有一個好東西。”
春花娘氣得咬牙切齒:“這伙禿馿,不得好死!”
“不好啦,皮三被老和尚打死啦。”娘倆個正說著話,李老漢從外面跑來。
春花:“爹,娘,我去看看。”說完,向外邊跑去。
李老漢:“你給我回來!”
李老漢追到門口,春花早跑沒人影了。
 
四合院里。
聽說皮三家里出事,鄉親們都跑過來看看。
皮三的老婆,坐在皮三尸體前,向鄉親們悲痛的訴說,皮三被打死的經過:“這幾個和尚,要把俺的女兒搶走,她爹不讓,就把他活活的打死,俺閨女也被他們搶走啦。”
聽著皮三媳婦的訴說,鄉親們議論紛紛。
“普濟寺的和尚,簡直無法無天。”
“他們憑什么打死皮三?憑什么搶走他的女兒?”
“這伙禿馿,整天霸占良田,搶占民女,還讓咱老百姓活吧。”
春花怒不可地大喊一聲:“告他們去!”
眾人異口同聲地說道:“告他們去!”
春花的鄰居王大叔說了一句:“鄉親們,咱們告不倒他們。”
春花很不服氣:“我就不信這個邪,咱們告不倒他們。”
王大叔:“上一次告到縣衙門,縣太爺說治不了他們。”
春花比較激動:“什么治不了他們,那是縣太爺收了和尚的錢財,找個借口罷了。”
王大叔:“也不全是,自從十八羅漢救唐王之后,和尚在皇帝哪里,處處受寵。所以,普濟寺的和尚,仗著先祖救駕有功,才敢仗勢欺人。”
春花不肯服輸:“不行,我要去京城告他們。”
李老漢急了,怒斥自己的女兒:“憨閨女,你逞什么能的。”
眾人面前,春花頂撞他爹:“我就是看不慣,普濟寺的和尚膽大妄為,他們憑什么欺負咱黎民百姓。”
李老漢大喝一聲:“你懂什么,自古以來,官官相護,有幾個到京城告御狀的人,能安安全全地回來。”
春花毫無懼色:“爹,女兒早把生死置之度外,這個御狀我告定啦。”
李老漢氣得說不出話來:“你你……”
王大叔:“鄉親們,狀子我找人寫好啦,既然春花要去京城告狀,我第一個按上自己的手印。”說完,他咬破手指頭按了血印。
“我按!”春花學著王大叔的樣子,也按了血印。
“我按!我按!”鄉親們學著春花的樣子,一起按了血印。
 
禪房里。
五六個婦女在這里哭哭啼啼。
長老法圓,一個黑臉兇煞大漢,幾盅酒下肚,拽著一個年輕美貌的女子,淫意大發“來吧,寶貝。”
“我不,我不。”年輕女子拼命掙扎。
法圓不管這些,將女子抱在禪床上,當著眾人的面撕開她的衣服。
“師傅!”法圓剛想好事,小和尚從外面進來。
“什么事?”法圓瞪著眼睛問了小和尚一聲。
小和尚:“剛剛聽到消息,小李莊的春花,要去京城告咱們。”
法圓卻不在乎:“徒兒,你放心吧,她告到京城也白搭,萬歲爺處處護著我們。”
小和尚:“師傅,咱可不能大意失荊州。”
法圓:“有道理。徒兒,還是你想的周到。”
小和尚嘿嘿笑了幾聲,然后說道:“師傅,人家都說,名師出高徒。”
法圓滿意地點點頭,然后說道:“徒兒,咱這兒離京城千里迢迢,你帶人在咱青州府的地界里埋伏,一旦發現李春花,抓來給我當壓寨夫人。”
小和尚:“徒兒遵命。”
小和尚出去了,法圓看著禪房里的幾個婦女,十分惱火:“滾!”
幾個婦女開門就跑。
 
夜晚。
小李莊村邊,有許多鄉親為春花送行。
李老漢在此叮囑女兒:“春花,咱這里離京城千里遙遠,一路上你要處處小心。”
春花:“爹,我知道啦。”說完,銀鈴般地笑了。
李老漢:“你呀,就是個傻閨女。”
王大叔:“春花,為了讓你順利到達京城,我已經叫你春生哥,帶人先行一步。只要你春生哥他們,在岔路口把禿馿引開,你在后面騎馬趕快沖過去。”
春花:“大叔,我知道,你這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鬼靈精。”王大叔說到這里,非常惋惜,:“可惜,你是個女孩,要是個男孩,準能在京城里做官。”
 
三岔路口。
小和尚帶著幾個打手,隱藏在路邊的灌木叢中。
“快走!”花生帶著幾個年輕人,朝這里走來。
“來了。”埋伏在灌木叢中的和尚,有人喊了一句。
小和尚:“準備動手。”
小和尚的話音剛落,花生和幾個人來到這里。
“站住!”幾個和尚站在大路中間。
聽到喊聲,花生帶著幾個人轉頭就跑。
皎潔的月光下,小和尚發現前面奔跑的人群中,有一個姑娘,大喊一聲:“快追!”
幾個和尚飛速向花生他們追來。
花生看到離三岔路口好遠了,停了下來。
幾個和尚追上他們,仍在張口氣喘。
小和尚長吸一口氣,然后開始盤問他們。
小和尚:“喊你們站住,為什么要跑?”
花生:“師傅,我們以為有人打劫。”
另一個和尚,朝著男扮女裝的虎子,不懷好意地笑了。
小和尚一把抓住虎子,感覺不對勁,伸手拽掉虎子頭上的方巾,氣急敗壞地問道:“咋么是個男的?”
花生:“師傅,我這兄弟得了花心病,整天穿著女人的衣服,家父很著急,叫我找幾個兄弟幫忙,把他帶到大趙莊找巫師看病。”
小和尚:“你們走吧。”
花生:“多謝了,師傅。”
  “駕!駕!”春花來到三岔路口,催馬前進。
小和尚大叫一聲:“不好,我們上當啦。”
幾個和尚,掉頭就追。
追到三岔路口時,春花早已看不見人影。
 
凌晨。
法圓躺在禪床上呼呼大睡。
“師傅!”小和尚帶著幾個打手,來到了禪房里。
法圓翻了個側身,又是鼾聲如雷。
小和尚連喊二聲:“師傅!師傅!”
法圓胡嗵坐了起來,揉著眼睛問道:“春花抓到了?”
小和尚:“師傅,春花沒有抓著。”
法圓眼珠一瞪問道:“到底咋回事?”
小和尚:“師傅,春花沒有抓住,反而遭到人家的暗算。”
法圓暴跳如雷:“誰他娘的吃了熊心豹子膽啦,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小和尚:“小李莊的花生。”
  “小李莊的花生?”法圓瞅瞅這幾個徒弟,感覺有點不大對勁,他大喝一聲:“快把實情招來,不然的話,我打斷你們的腿。”
“師傅!”小和尚本來心虛,法圓一嚇唬,趕緊跪在地上,只好說出實情:“花生帶著幾個人,路過三岔路口,我們喊他站住,他們幾個不理,我們幾人拼命追趕,一看還有個女的。”
法圓插話說道:“不要問,這個女的就是春花。”
小和尚:“不是的,他是男扮女裝。”
法圓:“他們借此迷惑你們,春花去了京城。”
小和尚有氣無力地回答:“是的。”
法圓惱羞成怒:“你們幾個廢物,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難道這點道理你們都不懂嗎?”
小和尚:“師傅,我們幾個人,找幾匹快馬再去追春花。”
法圓:“拉倒吧,等你追到京城,黃瓜菜都涼啦。”
小和尚:“師傅,我害怕,春花到京城告咱們。”
法圓比較自信:“怕什么,她一個小女子,還能翻了天。”
 
清晨。
春花來到京城里。
春花跟隨著眾人,走到通往金鑾殿的大道上。
  “讓開!讓開!”御林軍開始驅趕道上的人們。
春花跟著眾人,急忙躲到道路一邊。
上早朝的官員,陸續走來。
  “冤枉!冤枉!”面對著喊冤者,一個個上朝官員,熟視無睹。
春花拽出身上的狀子,等待著時機。
機會來了,正前方,走來一個破舊不堪的八抬大轎。
春花靈機一動,跑到路中間,跪地就喊:“冤枉!冤枉!”
御林軍跑過來,揮舞著棍棒:“走開!走開!”
春花毫無懼色,繼續大喊:“冤枉!冤枉!”
轎子里坐的清官鐘誠,大喝一聲:“停轎!”
隨從:“你這女子,有何冤情,說給鐘大人聽聽。”
春花激動萬分:“大人哪,小女子家住青州府小李莊,只因普濟寺長老法圓,帶著他的弟子,不守佛規,作惡多端,霸占良田,搶占民女,草菅人命,罄竹難書。”
鈡誠發話:“把狀子呈上來。
  “喳!”隨從接過狀子,遞到鈡誠的手里。
鈡誠閱完狀子,看到一個個血手印,勃然大怒:“這伙禿馿,無法無天!”
“大人!”春花跪在地上,等待著鈡誠回話。
“姑娘,這狀子我接啦。”鈡誠攙扶起春花,當著眾人承諾。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春花再次跪在地上,連命叩頭。
“走!”鈡誠一聲令下,八個轎夫跑了起來。
 
金鑾殿上。
文武百官,等候見架。
傳旨官大聲喊道:“皇上駕到!”
文武百官跪地叩拜:“我皇萬歲!萬萬歲!”
皇上:“眾愛卿,平身。”
眾官員:“謝萬歲!”
皇上向傳旨官交代幾句,傳旨官心領神會。
傳旨官:“皇上有旨,有本奏本無本退朝。”
鈡誠上前施禮:“啟稟萬歲,臣有本奏。”
皇上不悅:“鐘愛卿,你有何本?”
鈡誠:“萬歲我主,青州府普濟寺和尚法圓,不守佛規,壞我朝綱,搶占良田,霸占民女,草菅人命,罪惡滔天,怨聲載道,罄竹難書。”說到這里,他把狀子遞給皇上。
皇上不屑一顧:“出家人,罷(耙)了吧。
傳旨官:“萬歲有旨,出家人,耙(罷)了吧。”
鈡誠上前施禮:“我主圣明。”
 
 三天之后。
幾匹快馬,向普濟寺廟前跑來。
青州府的官員,陪著傳旨官一同前來。
小和尚見此情景,慌忙稟報法圓。
法圓聽說,來到廟門前迎接。
傳旨官坐在馬上大聲喊道:“普濟寺長老法圓接旨。”
喊聲剛落,許多官兵來到這里。
法圓擺好香案,跪地接旨。
傳旨官:“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普濟寺長老法圓以及眾弟子,不守佛規,壞我朝綱,搶占良田,霸占民女,草菅人命,罪惡滔天,怨聲載道,罄竹難書。為防此風蔓延,皇上有旨,耙(罷)了吧。”
法圓一聽,目瞪口呆。
法圓的弟子們,嚇得癱倒在地。
傳旨官:“法圓長老,接旨吧。”
法圓伸手接旨,有氣無力的呼喊:“我皇萬歲!萬萬歲!”
青州知府怒喝一聲:“來人!”
隨從:“喳!”
青州知府:“把這些禿馿綁起來。”
隨從:“喳!”
青州府的官兵們,一擁齊上,將法圓等人繩捆索綁。
 
廟門前。
  “普濟寺的和尚被逮著啦。”這消息,傳遍了各個村莊。
鄉親們聞訊趕來,將被綁的和尚,團團圍住。
“還我女兒!還我女兒!”法圓的臉上,被一群婦女,抓出許多血印,鮮血直流。
“禿馿,你也有今天。”一群受害者家人,在后面踹揍法圓。
“阿迷佗佛,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一群年紀大的老人,手指著法圓的腦袋,笑看著法圓的末日。
 
空地上。
一個個和尚,被押到這里。
鄉親們與官兵們一道,挖起了淺坑。
李老漢攏住牲口,滿腔怒火地站在木耙上。
淺坑挖好,青州知府一擺手。
一個個和尚,被推進淺坑里睡著。
官軍和老百姓一起,往他們身上埋了一些土。
青州知府一看,被埋的和尚,露著鼻子眼睛,大喝一聲:“開始!”
“架!”李老漢狠狠地抽了領頭牛一鞭子。
幾頭牛拉著木耙,從淺埋的和尚身上,快速的奔跑。
“駕!駕!”后面的五六個大漢,鞭打著領頭牛,一起從淺坑上奔跑。
春花帶頭高喊:“我皇圣明!我皇圣明!”
眾人一起高喊:“我皇圣明!我皇圣明!”
看到作惡的和尚,受到應有的懲罰,鄉親們一掃愁云,開懷大笑。
 
幾個月之后。
金鑾殿上。
皇上問起了往事:“鈡愛卿,普濟寺的和尚哪?”
傳旨官:“啟稟萬歲,根據您的旨意,耙了。”
皇上:“咋罷的?”
鈡誠:“萬歲我主,普濟寺的和尚,為非作歹,罪惡滔天。為平民憤,根據您的旨意,我令青州知府,把這些作惡多端的和尚,繩捆索綁,埋在挖好的淺坑里,讓牛拉著木耙……”
“啊?”皇上聽到這里,大吃一驚,臉耷拉著多長。
銀幕上,出現兩個罷(耙)字——(同音不同字)。
 
                           劇終
                     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